我家与成都,割不断的血脉亲情水墨乡村石上生花风雨刀子岩开在盘子里的花
第010版:两江潮副刊
上一版 下一版 
我家与成都,割不断的血脉亲情
水墨乡村
石上生花
风雨刀子岩
开在盘子里的花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 年 06 月 15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食尚志

开在盘子里的花

周成芳

  开州有一种花很奇特,它不在土里生长,却在千家万户的餐桌上开放,那便是开州人自制的爽口小菜——蒜花。

  这算是一道工艺菜。先准备几根又粗又长的蒜苗,一刀切下,只留下蒜茎部分,再将茎部切成若干个五六厘米长的小段儿,用一根绣花的针,一针一针地将蒜段的两端划破成丝状,用手指往中间轻轻一压,再放进盛有温水的碗里浸泡。须臾间,两端被划破的蒜茎便在水中自然翻卷,形如菊花,令人惊叹。整个制作过程被称为挑蒜花。

  挑好的蒜花不能直接吃,还需配备一碟由酱油、醋、红油、花椒油、盐、味精配制而成的调料。用筷子挟起一朵蒜花,在味碟里轻轻一蘸,吃进嘴里有些清凉,丝丝辣味,辣中带甜,清香爽口,回味绵长,很是开胃。

  我一直很好奇是谁发明了这道菜, 既有颜值又能满足味蕾。自我记事以来,蒜花几乎是人见人爱的爽口菜。因制作工序较繁琐,一般酒楼里很少有卖。但每逢过春节,蒜花却是必不可少的标配年菜。除夕当天,勤劳的煮妇一大早便开始忙活,先采购一大把蒜苗,一段一段切好,一针一针地挑,整个过程看似简单,却很考手艺。拿针的姿势不同、水温不同,制作的效果就大相径庭。茎丝挑得不够细,形不成花瓣;水温过高或过低,开出的花就焉头搭脑的。

  挑蒜花不但耗时,挑多了手指还容易起泡,可煮妇们毫无怨言,一针一针细心地挑。家里老人小孩都爱吃,挑少了怕不够呢。食指起了泡,再换中指挑,嘴里还轻轻地哼着歌谣。

  蒜花挑好后,将它从水中捞起,装在一个漂亮的大餐盘里,再将切好的香肠、猪尾、猪舌之类的凉菜紧挨着蒜花摆放。红白相间,颜值爆棚。一大家人围坐一起,喝酒吃肉,热闹非凡。大鱼大肉下肚了,难免有些油腻,再适时挟几朵蒜花,在调料里一蘸,吃进嘴里,沁入心脾,浓浓的年味扑面而来。

  除过年之外,家中来了外地客人,开州人也忘不了奉上这道特色小菜。一针一针地挑,挑的是蒜花,挑的是热情,挑的是对家乡饮食文化的尊崇。

  如今,生活节奏快了,除过年之外,平常家庭餐桌上难觅蒜花芳踪。一些餐饮老板适时做起了蒜花生意,蒜花走进了餐厅,还成了夜宵主打菜,有的商家甚至推出“舌尖上的蒜花”招揽客人。三朋四友聚集一起,一盘卤菜,两盘蒜花,几杯酒下肚后喊一声:“老板再来一盘蒜花。”蒜花吃进嘴里凉丝丝的,心里却是舒爽的。

  开州人吃着蒜花长大,走到哪里也忘不了蒜花的味道。有一年,离乡多年的姨妈一家回来过年,准备年夜饭时,她主动承担挑蒜花的任务。她一边挑一边念叨说,往年家里团年,都是她挑的蒜花。她认真而专注,水平丝毫不减当年。她说,人在他乡的这些年,心心念念的就是蒜花的味道。

  我将姨妈挑的蒜花发到朋友圈,惹得一些长年在外的家乡人连呼安逸。一位朋友特意转发图片,并附上一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盘蒜花惹乡愁。”

  在开州人的嘴里,蒜花不仅是美食,更是浓浓的家乡味,是开州人心中永远的珍馐美馔。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