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脆李,供出两个大学生主城逾六成社区今年要建社区物业管理议事协调机制重庆发布社会信用体系建设2020年十大重点任务“中华名果”巫山脆李成贫困户增收支柱产业今年我市将持续打击欺诈骗保花海骑行重庆分类分级建设“智慧工地”中欧班列(渝新欧)“中国邮政号”首发列车抵欧大足22个村社试点城乡互助养老南投集团获准发行“一带一路”公司债
第011版:综合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一棵脆李,供出两个大学生
主城逾六成社区今年要建社区物业管理议事协调机制
重庆发布社会信用体系建设2020年十大重点任务
“中华名果”巫山脆李成贫困户增收支柱产业
今年我市将持续打击欺诈骗保
花海骑行
重庆分类分级建设“智慧工地”
中欧班列(渝新欧)“中国邮政号”首发列车抵欧
大足22个村社试点城乡互助养老
南投集团获准发行“一带一路”公司债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 年 04 月 15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巫山曲尺乡贫困户李吉琼家中有“宝贝”:
一棵脆李,供出两个大学生

本报记者 管洪 彭瑜

    李吉琼夫妇在打理果园。重报集团全媒体记者 鞠芝勤 摄

  金色阳光洒向成片脆李林,翠绿的新叶格外耀眼。眼前这片脆李,是罗付明、李吉琼夫妇的“摇钱树”。

  “脆李管钱,娃娃争气。”3月31日,巫山县曲尺乡权发村,贫困户李吉琼坐在自家院落里,谈起她家“三个宝贝”时笑容十分灿烂:两个儿子,老大今年25岁,老二24岁,都是“真资格”大学生;还有一个“宝贝”,就是脆李树了。

  现在,她家脆李一年要卖10余万元。李吉琼感慨地说:“脆李不但让我们脱了贫,还供两个娃上了重庆大学,老大还是研究生。”

  日子再苦也要送娃读书

  李吉琼刚嫁给罗付明那会儿,啥农活都不会,但他们认定一个死理:不会就学,只要勤快,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

  有了两个儿子后,夫妻俩更有干劲儿了。那时,很多邻居开始外出打工,但李吉琼与丈夫商定,家里有老有小,两人就不出去了。

  李吉琼与丈夫起早贪黑忙着种地,只能勉强填饱肚子,但还是省吃俭用送两个儿子上小学、念初中。

  在当地,不少农家孩子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挣钱了。但李吉琼和丈夫在两个儿子初中毕业时,作出一个重要的决定:送他们去县城最好的巫山中学读高中。

  李吉琼说,他们就是吃了没有文化的亏,种地要文化、打工也要文化,“政府干部不是常说‘再穷不能穷教育’吗?所以日子再苦也要送娃读书!”

  在巫山县城,李吉琼夫妇专门租了房子“陪读”。白天,两人回到老家种地,晚上就赶回城头陪孩子。两个孩子也争气,2014年,老大考进了重庆大学。第二年,老二也考入了重庆大学,两兄弟学的专业都一样。

  种脆李供两个儿子上大学

  两个大学生,每学期学费近万元,每个月生活费三四千元,这对于李吉琼夫妇来说不是小数字。

  “多亏政府帮我们。”2014年,李吉琼一家被精准识别为建卡贫困户,政府帮忙落实了助学贷款,还给孩子提供生活补贴。但李吉琼始终认为,“当贫困户并不光荣!”

  李吉琼夫妇明白,只有自己努力,才能真正摆脱贫困。可是干啥呢?外出打工吧,都是四十出头的人了,也没有一技之长,挣不了几个钱,而且家中老人也需要照顾。

  巫山长江沿岸丘陵河谷地带,土质疏松、土层深厚,背风向阳、排灌良好、空气流通,脆李种植已有上千年历史。到2014年,巫山脆李成为县域特色效益农业支柱产业,种植面积达5.2万亩,带动了当地许多农民增收致富。

  “回家种脆李!”2015年,李吉琼夫妇回到老家,把家里的脆李树精心管护起来,每天早上6点就到果园忙碌,中午回家匆匆忙忙吃完午饭,1点钟又出门了,不到天黑不回家。

  不懂技术,他们就去参加政府举办的培训班。补种缺树苗,政府又免费送。2015年,李吉琼家的脆李卖了5万元,一下子达到了脱贫标准。

  夫妇俩的种植技术越来越好,李子树长势越来越茂盛,脆李的价格也从每斤2元一步步涨到15元。伴随着收入不断上升,夫妇俩再没因为娃娃读书的费用发过愁。

  “依靠双手脱贫致富的典型”

  2018年,老大大学毕业了。是继续读研究生,还是选择就业?他有些为难。老大说,内心深处还是想继续深造,但看到父母这么辛苦,又觉得该早点就业好减轻家里的负担。

  “有想法就去努力。”李吉琼开导儿子,脆李的行情越来越好,只要扩大种植面积,家庭收入会更多,供养兄弟二人读书没有问题,“想读就去读,我们苦点累点没啥。”

  在父母的鼓励下,老大顺利考上了研究生。李吉琼与丈夫把外出务工的亲戚的闲置土地、果园代管起来,全家果树种植面积达到20多亩,收入越来越高。

  去年,小儿子大学毕业了,因为有哥哥做榜样,也报考了研究生。为了供两个儿子读书,李吉琼与丈夫开始思考如何让李子“更管钱”。

  曲尺乡脆李种植大户王祖保家的脆李,每斤卖到了25元。“好品质才能卖好价钱。”李吉琼开始对脆李实行精细化管理,杀虫、治病、用肥、浇水一个个环节都按照技术专家的指点来,“就是要讲科学、讲环保。”

  因为品质好,他们家的脆李果子还在树上,就有客商前来预定。去年,居然卖了10余万元,均价达到15元一斤。李吉琼说,随着果树陆续投产,收入会更高。

  曲尺乡党委书记徐培涛说,“李吉琼一家因学致贫,但他们勤劳、上进,不等不靠不要,借助党的扶贫政策努力发展产业,是依靠双手脱贫致富的典型。”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