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学生终身受益的思政“金课”重庆发展夜经济需要打好“三张牌”加强地方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的系统性治理
第007版:思想周刊
上一版 下一版 
打造学生终身受益的思政“金课”
重庆发展夜经济需要打好“三张牌”
加强地方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的系统性治理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10 月 15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智库之声

加强地方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的系统性治理

□李培

  ■中央和地方政府层面共同形成相互协调、相互支撑的“分级分类”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模式和社保战略储备基金格局,通过市场化、专业化投资获取更加持久稳定的收益。

  近日,财政部等五部门印发的《关于全面推开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工作的通知》强调,中央和地方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工作于2019年全面推开。全面推开地方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事关地方国有企业和社保基金的可持续发展,应注重和强化划转的治理性、提高治理能力,建构从运营、监管、分红到退出的全过程治理机制,以系统性、高质量的治理促进国有资本有效保值增值和充实社保基金。

  要探索中央和地方协调的国有资本划转运营模式。中央层面由财政部管理的全国社保基金会为承接主体持有中央企业划转的国有资本,经过减持、转持等阶段后已形成较为成熟的划转和运作模式,而地方层面应统筹考虑新的国有资本三级运营管理体制和具有国有资本性质社保基金的民生性、保障性、安全性、储备性等特殊性质以及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分步骤探索中央地方协调的国有资本划转运营模式。一是地方省级层面单独设立国有资本(股权)运营管理公司作为承接主体,专门运作管理持有的国有资本,与其他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并行,增强独立性,并根据持有国有股权的行业和性质进行分业分类管理,增强专业性。二是分阶段完善承接主体的功能定位。短期内主要管理划转的股权分红,完善体制机制,根据规定自行投资或委托全国社保基金会进行投资获益,有效弥补基金缺口;长期内各地方承接主体应不断加强机构及人员力量建设,逐步走向专业的资本管理运作公司,并探索组建养老金管理公司,形成地方社会保障储备基金。中央和地方政府层面共同形成相互协调、相互支撑的“分级分类”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模式和社保战略储备基金格局,通过市场化、专业化投资获取更加持久稳定的收益。

  要构建国有资本划转后运营的监管机制。财政部等五部委提出要加强对承接主体的监督和管理。在实际运行中应逐步构建“地方人大—相关部门—承接主体—国有企业”的“多层多元”监管体系。一是加强对划转国有企业的监管。借鉴山东划转经验,各地方根据实际选择本区域内关键领域、重要行业的重点国企,探索承接主体向划转国有企业派驻董事,或探索赋予企业监事会在该方面一定的监督权,作为派驻董事的“代表”,进行适当有效的外部监管,强化国有企业决策的谨慎性。二是加强对承接主体的监管。由地方财政和国资监管部门牵头,联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税务、审计等部门组成监督组,定期对承接主体持股的运作管理、分红收益等情况进行监督检查,加强情况通报和协调合作,强化国有资本运作管理的规范性。三是加强对相关政府部门的监管。充分发挥地方人大对涉全局性、全民性国有资本、社保基金等事项的监督权,建立健全地方国有资本管理情况报告和监督制度,并列专题报告国有资本划转情况,或由财政、国资监管、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定期专题报告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情况;也可由各地方人大常委会组建国资划转专项督查组,定期开展专题调研、督查,并将督查结果反馈给地方政府,作为政府部门绩效考核指标和评估依据。

  要探索国有资本划转后股权收益分配模式。股权收益分配(分红)是推动划转的难点和障碍。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要提高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2020年提高到30%。国有企业承担着上缴公共财政和国有股权分红的双重任务和压力,必然对国有企业利润分配造成一定影响。随着国资国企改革的深化,应探索多维度的股权收益分配模式。一是探索差异化的股权收益分配模式。在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不变的前提下,根据国有企业成立时间、股权结构、功能性质、业务经营、利润分配、退休和在职人员结构等历史和当前情况,分行业、分类别制定差异化的划转股权收益分配比例,充分兼顾国有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国有股权的保值增值能力以及社保基金整体的收支情况。二是探索一体化的股权收益分配模式。将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和划转股权收益分配比例“合二为一”,根据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制定的原则,充分统筹考虑各行业、各企业的实际情况,分类核定分配比例,制定一体化、综合性的股权收益分配比例和模式,平衡国家、企业和个人的分配关系,平衡国有股权收益分配与国有企业负担的逻辑关系、平衡国有股权划转与财政收支之间的互补关系。

  要构建国有资本划转后承接主体的退出机制。国有资本划转后需要重点关注地方国有企业的运行情况和风险控制,避免持有的国有资本变为低劣质资本,应探索承接主体持股的退出机制。一是将承接主体退出与深化国资国企改革结合起来。对于连续三年经营业绩和效益持续下降、难以扭亏或处于夕阳行业的国有企业,地方政府可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社会资本引进、国企国资并购重组、地方资产管理优化等方式盘活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增强保值增值能力。二是将承接主体的退出与资本市场结合起来。对于需要战略性、结构性调整的国有资本,地方政府应系统研究承接主体退出的时机、方式和通道,探索建立持股形态转换机制,推动国有资本的证券化、基金化。并与地方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重要行业产业布局等区域经济发展相结合,形成良性的互动关系,为国有股权注入活力和动力,或健全股权转让交易机制,承接主体借助产权交易、证券交易等形式,通过区域性或全国性市场处置低效无效国有资产,加强国有资本风险管控,实现国有资本高质量发展。

  (作者单位:重庆国际投资咨询集团智库研究中心)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