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山水共舞 邀文化齐赏老叶变了《宝顶山卧佛》在北碚吃兼善三绝皇华城与岛的变迁
第016版:两江潮副刊
上一版   
携山水共舞 邀文化齐赏
老叶变了
《宝顶山卧佛》
在北碚吃兼善三绝
皇华城与岛的变迁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08 月 25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脱贫攻坚在路上

老叶变了

周玉祥

  虽然未曾与老叶谋面,但我还是一眼就在人群中认出了他——矮小瘦弱,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得多。

  老叶是我们科室乔科长的帮扶对象,每个季度,乔科长至少要去他家走访慰问一次,跟镇、村干部一起开展帮扶活动。他经常跟我们讲帮扶对象的情况,有时还会在工作微信群里发一些活动照片。我于是记下了老叶这个人。

  说好我们要一起参加村里的民情联系院坝会的,由于路上遭遇堵车,我们到场时,会议已经接近尾声,镇党委杨副书记正在讲话。讲话结束后,他留了些时间给村民,当场答疑解惑。

  散会后,按照事先的安排,老叶就带着杨副书记、乔科长、村里的专干小文和我往他家走。走过短短一条土路,便是宽阔的柏油公路。我们巴南的这条乡村公路上车子不多,大家并排着走,这样好说话。

  老叶跟区、镇、村的帮扶人都已非常熟络,只是不认识我。乔科长告诉他,从今天开始,我也加入帮扶他的队伍,配合镇、村干部一起帮助他脱贫。他听了非常高兴。

  老叶说,他想要养一头母羊。今年初,杨副书记和乔科长、小文他们送了他一头公羊。

  “喂一公一母,可以下崽崽,我今后养羊就不用花钱买小羊儿!”刚得到杨副书记的肯定,他又说:“我还要养鸡,土鸡……”“要得,要得!”对于老叶的要求,杨副书记照单全收。他说:“老叶,你只管负责喂养就是,羊子喂大了我们上门来收,你要卖鸡呀、鸡蛋呀,我们也上门来收。”

  通往老叶家的水泥便道两边,到处是绿油油的蔬菜。他把他种的菜指给我们看,窝笋、萝卜、白菜、菠菜……

  老叶的家是一栋石砖房,一楼一底,并非我想像中的贫困户的样子。

  当然,我也清楚,这座房子是他和两个弟弟共有。两个弟弟都在镇上买了房子,搬到镇上居住。他实际上成了这座大房子唯一的主人。

  阶檐堆放着红苕,院坝一角散乱地放着一堆红苕藤,剁猪草的板子、刀子横在一侧,随时待命的样子。院坝中间摆了一张小桌子。杨副书记招呼我们围坐在桌子边,商量今后的帮扶计划。

  我是第一次来,一切听他们的安排。我调到现在的单位时,同事们一个萝卜一个坑,都有自己的扶贫对象。乔科长算是任务较重的,有几个帮扶对象,最近单位才安排我协助他帮扶老叶。

  这个老叶,最初可是令杨副书记、乔科长他们伤透了脑筋。家里兄弟三人,两个弟弟都靠双手致了富,唯他不思进取,不想做事,有多少吃多少,从无节余。实在没办法了,他就去两个弟弟家讨要。日子长了,弟弟和弟媳明里暗里就有些嫌弃他。

  刚开始的时候,杨副书记他们每次去走访,都要给他送钱送物。过了一段时间,大家在总结工作时,才发现他还在原地踏步,情况根本没有转变,每次都眼巴巴地盼望着区里、镇里的干部给他送东西去。

  这样可不是个办法。几位帮扶人于是坐下来,商量解决办法。办法其实很简单,关键是要看他本人是否愿意。

  为了激发老叶的干劲,杨副书记他们可谓费尽苦心。他们鼓励老叶向弟弟和周围的人学习,勤劳致富。他们让老叶明白,一个人不立志,亲兄弟都不喜欢。他们还跟老叶的亲人联系,希望他们引导带动他,让他从内心树立起想要去除穷根的思想。

  几个帮扶人的手机通讯录里,跟老叶有关的电话号码就存了一串:老叶的二兄弟、老叶的二兄弟媳妇、老叶的幺兄弟、老叶的幺兄弟媳妇……按杨副书记的建议,我也记下了这长长一串电话号码。

  慢慢地,老叶的生活有了变化。杂草丛生的菜地,被他清理出来,种上了各种蔬菜;空空如也的院坝,有了鸡鸭的欢腾;每天早中晚,屋顶上空开始有炊烟升起。

  自从老叶的两个兄弟搬走后,这个农家小院一度曾经像个空宅,死气沉沉。现在,宅子仿佛又活过来了。原来那个一天到晚病恹恹的老叶,也忽然焕发出活力。

  好几年前的一个冬天,杨副书记在街上看到老叶孱弱的样子,曾经对他一个弟媳妇说:可能你大伯子哥撑不到过年了。没想到,当他热爱上劳动之后,那些症状居然不治而愈。

  他把我们带到他家的猪圈屋,门打开,我看到了几间石头砌的猪圈,想来应该是以前他的两个弟弟修的。

  一间猪圈里,养了两头猪。猪听到响动,从地上爬起来,白毛红皮,毛色光滑油亮。“都是喂苞谷、红苕,没有喂过一颗饲料。”我想起了他家院坝里的红苕藤和阶檐下的红苕,原来都是猪的口粮。

  他告诉我们,这两头正宗的粮食猪,好多人想要买,但早就有主了,两个弟弟要来买去过年。这两头肥猪应该要卖好几千块吧。

  他指着旁边一间猪圈说,晚上他把羊子牵回来,就关在那间圈。他又带着我们去看他养的羊子。

  在他家不远处,一块新挖的红苕地边上,长满了嫩绿的野草,他的羊子吃饱了,正卧在草地上。绿底衬托着一朵白花,让我想起了一幅宣传画。

  见我们来了,羊子“咩咩”叫了几声,像在打招呼。老叶钻进草地,把羊子牵出来让我们看。不等他提起,杨副书记就说:我们回去就想办法帮你联系一头母羊,到时候给你送来。

  离开的时候,老叶坚持要把我们送到公路上。车子都发动了,他还不肯回去。

  我们的车子走了一段,我从后视镜里看到,他还在公路上向我们挥手。个子还是那么矮小瘦弱,但是,却显得很有精神。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