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贤存遗风 人文荟江北
第013版:美丽重庆 发现之旅·江北
上一版 下一版 
先贤存遗风 人文荟江北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07 月 23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先贤存遗风 人文荟江北

    盘溪无铭阙

    图上:国家一级文物——偏将军印

    图中:国家一级文物——偏将军印

    图下:抗战时期的第二十一兵工厂炮弹厂工房

    寸滩老街效果图

    香国寺码头效果图

    徐悲鸿旧居

    唐家沱公教新村旧址

  巴子立国,秦置巴郡,汉建北府,清设江北厅……江北,自古都是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历史悠久、物阜民丰、人文荟萃。古时众多文人墨客流连江北,书写了不少脍炙人口的佳作。抗战以来,徐悲鸿、茅盾、何鲁等国内名流大家寓居于此,留下了一段段佳话,传颂至今。也正是这些先贤志士之遗风,支撑起了当下江北文化传承之脉络。

  香国寺

  文人墨客的“打卡地”

  江北,因其交通地位和自然风光,吸引众多文人墨客或游历或留宿至此,留下了不少诗作。目前,官方收录的辛亥革命以前的古诗词就有百余首,主要是歌咏山水名胜的。

  令人称奇的是,其中以“香国寺”为创作对象的诗歌竟多达14首。例如,王清远的《上元日游香国寺》、罗守仁的《再游香国寺》、宋煊的《香国长春》、张宗蔚的《春日游香国寺》等。

  据考证,香国寺建于明万历年间,位于今嘉陵江大桥下游北岸500米处、华新街的东南方,因其香火旺盛、景色醉人、环境清幽,曾是明清时期重庆近郊的一大名寺,是众多文人墨客出游览胜的热门“打卡地”。

  后来,香国寺逐渐被用于街道名称、码头名称,而这座古刹除了古诗和地方志里面的部分描述之外,很难再找到蛛丝马迹。其实,在江北的城市变迁过程中,古诗词中那些消失的景点还有很多。

  例如“莺花渡”,即嘉陵江上有一块碛坝,每逢深秋到第二年初春的枯水期便露出水面,坝上莺啼花开,颇多情趣,即取雅名;“金沙火井”,即在江畔沙滩上有天然气露头,人们将其点燃供炊饮之用,夜间望去,火光闪烁,辉映江波,煞是壮观。

  如今,江北区正在加快推进“两江四岸”治理提升工程,其中包括建设集生态环保、文体健身、休闲漫步于一体的香国寺文旅码头,以及用现代化的设计理念再造金沙火井、渝关衙址、莺花晚渡等一系列特色景观,让古人所描绘的诗画江北有机会得以重现。

  唐家沱

  抗战时期的“名人堂”

  唐家沱,因抗战时期名人荟萃而熠熠生辉。

  1938年,日寇飞机对重庆城区狂轰滥炸,一些爱国人士、社会名人和城区群众纷纷迁往郊区暂住避难。唐家沱因离城不远、交通方便而成为城郊最理想的避难地之一。

  因此,1939年,唐家沱栋梁河西岸铜钱坝地主徐某的土地被征用,修建公教新村,以供避难人员暂住。该村共建一楼一底西式房屋50多栋,可住三四百家人,村里的小路也被寄予了“抗战精神”,如上海路、天津路、胜利路、建国路、民权路等。

  诸多社会著名人士曾寓居于此。如著名作家沈雁冰(茅盾)曾住该村天津路一号,他在此创作了《腐蚀》《霜叶红于二月花》等长篇小说;著名政治家、教育家黄炎培曾住该村天津路六号,平时是夫人带着小孩居住于此,他周末赶船回唐家沱与家人团聚;著名数学家、民主斗士何鲁曾住该村民权路六号,并在唐家沱彭家祠堂创办载英中学,许多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汇聚于此,以在校教书为掩护,从事革命工作。

  此外,东北军爱国将领于学忠将军曾住该村建国路;著名商界爱国人士陈叔通曾住该村上海路;民主爱国人士廖仲恺遗属何香凝、廖承志母子曾住该村胜利路一号;著名作家、著名导演、著名演员曹禺、吴祖光、张骏祥、吴茵、白杨等人曾住该村民权路十四号。

  当前,江北区正在以唐家沱老街为核心,规划打造特色历史文旅街区,以再现属于唐家沱的独家记忆和时代荣光。

  第二十一厂

  没有硝烟的“主战场”

  “战以止战,兵以弭兵,正义的剑是为保卫和平,创造犀利的武器,争取国防的安宁……”

  这首《第二十一兵工厂厂歌》,由郭沫若作词、贺绿汀谱曲,足见当时第二十一兵工厂的历史地位。

  抗战爆发后,南京陷入战火,担起我国兵工制造重任的金陵兵工厂向大后方的重庆迁移,并在江北簸箕石码头正式复工,改名为第二十一兵工厂,成为战时大后方最大的兵工企业。

  为保证前线的兵工补给,厂长李承干提出“开工第一,出货第一”的口号,为防止因日军不间断的轰炸而停工,该厂房的布局非常分散,重要的设备都独立放置,并相隔很远,以保障作业线的持续工作。

  作为第二十一兵工厂重头产品,马克沁重机枪自迁渝复工后,当年总产就达1060挺,最高年产3600挺。其余枪支弹炮的产量也在全国兵工厂中首屈一指,单是步枪每个月的产量即可装备一个师。抗战期间生产的武器弹药约占全国兵工厂总产量的60%。

  后来,第二十一兵工厂经过多次改制,成为今天的长安汽车。如今的长安,从“制造”一路走向“创造”,不仅成为重庆的工业支柱之一,其品牌价值更是雄踞国内汽车行业前列,正在向国际一流的汽车企业努力前行。

  王彩艳 杨敏 图片由江北区委宣传部提供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