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口 探索五种形式消除“空壳村”重庆飞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晋升房地产开发一级资质
第022版:谱写高质量发展新篇章
上一版 下一版 
城口 探索五种形式消除“空壳村”
重庆飞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晋升房地产开发一级资质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01 月 28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项目拉动、租赁经营、产业带动……
城口 探索五种形式消除“空壳村”

    岚天乡红岸村集体经济合作社挂牌仪式

    修齐镇家园村花菇产业扶贫基地

    岚天乡刚刚改造完成的“民房变民宿”

  1月15日,城口县葛城街道棉沙村,气温只有3℃。但齐聚在村委会办公楼的400多位村民心头暖融融的——现场正召开棉沙村股份经济合作社股民分红大会,每股分红达200元。

  “选对‘带头人’,‘空壳村’也能培育产业挣大钱。”葛城街道党工委负责人称,棉沙村地处城郊,但产业一直是空白。一年前,返乡创业村民陈学江担任棉沙村股份经济合作社理事长,带领村民发展城郊集体经济,“集体有钱了,村民也有了收益。”

  近年来,城口县突出党建引领,加大对“空壳村”党组织建设以及“带头人”选拔培养力度,探索5种形式消除“空壳村”,集体经济组织从无到有,逐渐壮大起来。

  夯实组织建设

  培养产业发展带头人

  在城口县,193个涉农村居有90个贫困村,其中绝大部分村都为“空壳村”,即村产业发展空白,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滞后。

  “基层党组织薄弱,对党员、群众缺乏凝聚力引领力。”城口县委组织部负责人称,很多“空壳村”党组织组织力不强、党组织书记领导能力弱,以致村级集体经济薄弱等,“消除‘空壳村’关键要找准、培养好产业发展‘带头人’。”

  城口县坚持“一把钥匙开一把锁”,采取从本村人才中“找”、外出人员中“引”、邻近村中“调”、退休干部中“请”、上级单位中“派”等多种方式,解决党组织书记人选问题。同时,加大后备干部培养储备力度,确保每村1-2名,做到有储备、能接续。

  城口县庙坝镇香溪村党支部书记刘汉东就是这样从外出人员中“引”回来的。回村前,刘汉东一直在外地经营企业,年收入几十万元。回村后,他自己掏钱组织村干部先后到华西村、北京等地学习集体经济,然后将村里闲置的资源、资产进行清产核资,认定209户782名村民为股东,配股782股,依托生态旅游资源和樱桃溪茶叶,走出了一条富有特色的集体经济发展道路。

  现在,香溪村集体经济资产达322万元。2018年,全村集体经济创收近13万元。

  “鼓励各方人才参与发展集体经济组织。”城口县农委负责人介绍,以乡情乡愁乡贤为纽带,支持企业家、专家学者、建筑师、律师、退休干部职工通过下乡担任志愿者、投资兴业、捐资捐物、提供法律服务、技术等作价入股等方式壮大农村集体经济,激发各类专业人才创业创新活力。

  同时,围绕七大农业扶贫产业对集体经济组织负责人及管理人员进行创业理念、政策、法规、生产和管理技能培训;从各个行政村重点产业中选出具有示范带动作用的种养大户作为产业致富“带头人”加入各行业、产业协会,通过协会的力量,提高各“带头人”理论和实践能力。

  陈学江不但自己搞起了大巴山森林人家,还依托棉纱村的城郊地理优势,发展起果树生态观光、县城清扫保洁、仓储物流等集体经济。

  据统计,为消除“空壳村”,发展集体经济,城口县调整补充村党组织书记24名,成功回引人才17名,定向招聘农村定向培养应届毕业生39名,培训扶贫领域人才、新型职业农民、创新人才、企业管理人才1930余人次。

  五种形式

  “三变”盘活集体资源

  自2017年8月以来,城口县按照“试点先行、逐步推广、全面覆盖”的原则,按照“市场主体+村集体(合作社)+农户(贫困户)”的项目实施机制,先后选择36个村试点,鸡鸣、沿河2个深度贫困乡11个村全部作为试点整乡推进,培育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工作。

  周溪乡鹿坪村在试点中,先筹资建好山地鸡繁育场,政府出资修建路、水、电等配套设施,并交由村集体管护。然后引进渝北旗力农业发展公司自主进行生产经营活动,保底饲养40万羽山地鸡。村集体从每一只鸡苗中提取0.5元、每一只商品鸡中提取0.5元、每一枚鸡蛋中提取0.3元,预计该村每年可实现集体收入至少20万元。

  在庙坝镇,关内村采取“村集体自营”的模式,运营管理政府投入276万元建设乡村旅游亲水平台。2020年前,运营所得利润优先向贫困户倾斜;脱贫攻坚结束后,所得利润归关内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按股分红。去年,亲水体验区投入使用18天,营业收入达39383元,其中纯利润3.3万元。

  “立足农村实际情况,盘活集体资源。”城口县农委负责人介绍,一年多来,城口探索形成了5种发展集体经济组织的形式:一是庙坝镇关内村的项目拉动型;二是周溪乡鹿坪村的租赁经营型;三是庙坝镇香溪村的产业带动型;四是岚天乡岚溪村乡村旅游项目的资源开发型;五是岚天乡红岸村组建劳务服务队的服务创收型。全力推进“市场主体+村集体(合作社)+农户(贫困户)”的项目实施机制,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内生动力得以初步释放。

  截至2018年底,城口县安排试点资金2500万元,吸引市场经营主体50余个,撬动社会资本近3000万元,在77个村(含36个试点村)完成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组建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涉及农户24059户95840人,其中建卡贫困户5051户15930人。

  群众受益

  “空壳村”走上致富路

  一份《棉沙村股份经济合作社2018年收益及分红公示》显示,2018年,棉沙村食用菌扶贫基地及观光农业园、夏栖沟农旅融合股权化改革项目、3个农业村和1个涉农社区的垃圾清运、2017年入户人行步道建设工程等几项总计收益达184850元。

  “每股分红达到200元!”村民袁诗洪拿着分红喜笑颜开。他说,合作社2018年度实施的污水管网项目、修建农村“四好”公路、公路水毁维修项目还未决算,明年拿到的分红会更多。

  城口县相关负责人称,“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农村“三变”改革试点,盘活了农村闲置资产、用活了农业项目财政补助资金,将农业企业、涉及土地流转农户、村集体以及专业合作社领办者、合作社社员、村集体牢牢捆绑在一起,实现了让广大农民群众共享改革红利,推动农村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目的。

  “岚溪村地处岚天乡场镇所在地,位于东安—河鱼—岚天—北屏—龙田旅游环线的核心地带。”岚天乡党委负责人称,凭借丰富的旅游资源,岚溪村盘活闲置资源,整合财政资金,引进社会企业实施了以民房变民宿、低效林改造、固定资产入股等项目为主的生产经营活动,初步估计通过这些项目吸引游客10万人次,增加全乡旅游收入300余万元。

  据介绍,岚溪村盘活集体资产439万元。2018年,增加村级集体经济收入20万元,直接带动农户80户共计增收120万元。同时还吸引30名劳动力返乡就业创业,吸引1200万元社会资本在岚溪村开展投资。

  据统计,城口县有65个村已开展生产经营活动,其中,48个村产生利润,消除了“空壳村”,有15个村实现利润5万元以上。

  今年初,城口县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为全县25个乡镇街道各派遣一名集体财务管理人员,为集体经济组织经营咨询、财务账务管理、资产管理、收益分配提供服务,弥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财务管理人员空缺、管理混乱的短板。

  “继续做好孵化服务,把集体经济组织做大做强。”城口县相关负责人称,出台《城口县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孵化服务工作方案(试行)》等文件,发挥社会化服务机构的作用,为集体经济组织在对接市场、开展生产经营等方面提供孵化服务,形成社会力量广泛参与,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良好工作机制。

  刘钦 刘茂娇

  图片由城口县委宣传部提供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