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时政|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重庆日报网 > 文脉 > 正文
    老家的红糖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21-12-05 08:04:36 | 编辑:李振兵

    金烽

    几天前,一位朋友带来了一小盒精致的红糖,告诉我这是传统工艺,土法熬制、酥脆可口、甘润心田。细闻之,一股熟悉的香甜扑鼻而来,不禁让我回味起儿时老家的红糖。

    每到初冬时节,儿时的我就有一种甜蜜的兴奋。上学途中经过一大片甘蔗林,薄雾蕴蕴的甘蔗林有一种神秘,对我也有一种迷恋。

    放学路上,我们会偷偷钻进茂密的甘蔗林,没有诗人的情怀,只有果腹的欲望。咔咔掰断甘蔗的声音,最怕惊动甘蔗林里劳动的大叔大婶,否则甘蔗就会变成棍棒,打得我们抱头鼠窜。往往过几天,大人们就发现他家的甘蔗被人偷吃了,会不停地念叨是哪家的小兔崽子偷吃了我的甘蔗。

    甘蔗虽甜,但都不如加工后的红糖香甜。立冬之后,甘蔗甜度达到极致,收割甘蔗的季节到了。

    大人们拿着专用的铲刀,一片片放倒笔直的甘蔗树,青纱帐瞬间失去了神秘,孩子们的乐园也转到了糖厂。生产队里有几个糖厂,离村小学都很近。每天放学后,我撂下书包定会第一时间到糖厂转悠,有时趁大人不备偷偷抠点挂在糖砖纸外的小红糖,直接放在嘴里,入口即化,瞬间甜到胃肠,那个美呀,至今令人回味。

    糖厂工人都是平日里种地的大伯大婶,系上围裙俨然一副产业工人的派头。制糖程序简单而又考究。

    甘蔗送进糖厂,像堆砌柴垛一般状如小山,工人有序地将它们分批塞进榨汁机,经过缓缓压榨,噼噼啪啪的破碎声使甘蔗汁涓涓流下。

    经过沉沙去浮沫后的蔗汁会分批次舀入炼糖锅内,不断向前移动精炼。操作台镶嵌的炼糖锅一字排开,十余口大铁锅紧紧相连,糖水每往前移动一口锅,就变得越来越浓稠,也越来越红润。

    炼糖师傅时刻搅动并研判糖水的成色,特别是最后关键的几口炼糖锅,一般是由糖厂有经验的老师傅掌管和把握。

    炼糖锅前原则上是不允许小孩靠近的,但我们有时也会厚着脸皮去到炼糖前线参观,并不是对炼糖工艺有多好奇,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诱人的“牛筋糖”。

    糖水经过蒸煮,颜色愈发黑红,老师傅一声令下,糖水及时起锅,几个工人快速舀入旁边早已准备好的冷铲锅内,另外几个工人立即用铁铲翻转糖水,直到糖水变得凝重。

    工人还会时不时提起铁铲让糖水自由落下,查看冷却的状态,决定是否停止冷铲。所谓冷铲锅就是让红糖水慢慢冷却的大铁锅。冷却环节是制糖最关键的一步,如若冷铲环节偷懒,做成的红糖会发黑变硬,只有慢慢铲搅冷却制成的红糖才会翻沙红润,这就是现在工厂化生产的红糖不松软香甜的原因。

    将糖水从最后一口炼糖锅舀到冷铲锅,糖水会滴满锅台灶沿,滴落的厚厚一层糖水会慢慢凝固,这就是我们小时候最爱吃的“牛筋糖”。

    等到大人们将每一轮冷铲完成,倒入一排排垫好牛皮纸的红糖模具内后,灶沿上的牛筋糖早已成型。这时老师傅会用小铲铲些下来,揉捏成团,给我们几个小孩。看着手里软软绵绵的牛筋糖,我们一天的守候顿时化作满脸笑容,快速飞奔出糖厂,向着院子里的伙伴炫耀,如若心情高兴便舍与他们一小点,那种获得感简直爆棚。

    牛筋糖其实与现在满街叫卖的麻糖相似,劲道坚韧,糖热时软弹而可随便拉扯,糖丝细长而不断线,一旦冷却则坚硬如铁,刀砍斧劈亦难碎之。

    为了那诱人的牛筋糖,我有时还会彻夜守候。记得有一次我陪着幺爸去糖厂看守甘蔗,露天的帐篷和睡觉的被子铺在高高的甘蔗堆上,这是我一生少有的露营,尽管夜里下起了浓雾,室外更加寒冷,但心中有糖便不惧严寒,闻着蔗糖的香气我很快进入了梦乡。

    半夜里,幺爸突然叫醒我,递给我一大坨牛筋糖,我一跃而起,激动不已,吃着牛筋糖,睡意全无,甜至天亮。

    因为三峡工程蓄水,昔日的甘蔗地早已淹没于水下,糖厂高耸的烟囱已轰然倒下,长卧于汉丰湖底。老家因三峡移民人去院空,儿时伙伴都移民他乡。

    三峡移民后的家乡快速崛起一座崭新漂亮的新城,因三峡而生的汉丰湖入选“巴渝新十二景”。汉丰湖的渔舟唱晚令人留连忘返,湖中水草似细小的甘蔗林随波摇曳,文峰塔的倒影像极了倒置的糖厂烟囱,仍在酿造出库区人民心醉的甜蜜。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7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举报电话:023-63823333 1237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80001 渝ICP备170159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