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时政|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重庆日报网 > 文脉 > 正文
    飞来过冬的红嘴鸥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21-11-14 07:30:17 | 编辑:李振兵

    刘泽安

    綦江河从贵州和重庆交界的花坝草原深处老鹰嘴岩慢慢地流出来,一点一滴,一股一束,一溪一河。

    綦江河上有些什么鸟儿?史书上没记载清楚。但綦江河上的鸟儿却并不少,其中,麻雀,喳喳雀最常见,八哥、白鹤、斑鸠、伯劳偶尔光顾,百灵鸟、布谷鸟算是不常见的鸟。

    这些鸟儿会时不时地来到綦江河的两岸光顾一番,飞到空中左右上下不停地盘旋。麻雀、布谷、斑鸠都是綦江河上尊贵的客人,它们飞翔的姿态就是綦江河上最可爱的画面。

    2018年的冬天,綦江河的历史发生了变化。千百年来的历史从来没有记载过,红嘴鸥作为客人来到了綦江城。

    红嘴鸥刚飞到綦江河县城段的那一阵子,人们看见这一群鸟儿的某些部位是红色,都在猜测这是什么鸟儿?

    于是,一群鸟和一群人似乎开始了关于各自属性的争论。

    鸟儿仿佛在说,今年怎么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好像以前从来没有来过,岸边的树荫成林,有黄葛树,有小叶榕,树高大叶茂密,在岸边上形成了一片浓浓的绿色大道。

    一群人则是常年在河岸边游泳的人,以中年男人居多。他们在河边坚持游泳已经好多年了,下水的时间以中午居多,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鸟儿。它们在河岸边一待就是好多天,好像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它们红色的嘴巴好有意思,红色的脚板也好有意思,上千年的綦江河从来没有飞来过这种红色的鸟。

    不管怎么说,这样的鸟儿是客人,要把它当成朋友,大家也有这个意识。从见到这种鸟儿的第一天起,这群游泳的人每天下水游上两个来回,但都自发地不会去鸟儿待的那一河段;他们干的另一件事就是远远地偷偷地拍照,拍鸟儿的身姿,选择清晰度高的照片发朋友圈求证,这是什么鸟儿?

    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有的看热闹;有的对照鸟儿的照片仔细分析,提出自己的理由和判断;有的则赞叹綦江河的生态环境好了,北边的鸟儿才飞来过冬,这又是一片大好山河啊。

    网上的朋友们讨论了半天却没有结论,于是有关部门请了鸟类专家来论证,结果说这是红嘴鸥。綦江城里的人们一片欢呼雀跃——红嘴鸥飞到了綦江城!这算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

    红嘴鸥,俗称水鸽子,体形和毛色与鸽子相似,嘴和脚皆红色。脚和趾赤红色,冬时转为橙黄色,爪黑色。每年9-10月离开繁殖地往南迁徙。或许是被綦江城良好的生态环境吸引,这群红嘴鸥竟然在此停了下来。

    从这一年冬天开始,綦江城里的人逢人见面就说红嘴鸥,报刊电视台上也讲,呼吁市民要保护好红嘴鸥,不要惊扰和惊吓红嘴鸥,让它们生活得自由自在。

    红嘴鸥也算来到了一个好地方,栖息在綦江城的沱湾段。为了不打扰红嘴鸥,那群游泳的人把常年下水的地方换到了彩虹桥下,远远地绕过一个湾,才能看见它们。即使是这样,游泳的人也是幸福的,因为他们天天都能见到红嘴鸥。

    没有谁想过,某一天、某一个游泳的人会与红嘴鸥来了一个尴尬的亲密接触。

    那是一个有太阳的下午,老李躺在岸边的沙滩椅上,想休息一会儿再下水,一丝阳光刺向他的眼睛,他的双手胡乱摆了几下,比划着射向天空,仿佛像拉弓箭一样。那是一个射雕的动作。射什么呢?其实什么也没有射。

    当天晚上,老李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说区公安局的工作人员找他有事。到了公安局,刚坐下,民警就掏出手机给他看:“你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伸长脖子一看,那个画面让他有些尴尬。手机上的画面好像是老李双手举着弹弓,向天空飞着的红嘴鸥发射出子弹。画面不是非常清晰,但看得见他的样子。画面下方有许多评论,大多是指责他不保护生态环境,居然对远方来的尊贵客人下手。

    他终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不怪他人怪自己,怪那个拍照的人和那个不分青红皂白的啥子网络,事实根本不是这样的。

    “我在綦江河边休息时只是习惯性地比了一个动作,手里根本没有弹弓,况且我也没注意到空中飞有红嘴鸥。”

    “真的吗?网友反映你有伤害红嘴鸥的行为,这幅照片就是证据。”

    “真不是那么一回事,何况那时候我躺在沙滩椅上。你们不相信可以问问那些我们一起冬泳的人。”

    后来调查的事实也证明,他没有图片上的行为,他感谢泳友们的诚实。那可爱的红嘴鸥啊,真是让他又愁又爱,他差一点被误会做出了伤害它们的行为。

    从这一年开始,红嘴鸥每年冬天都会光顾綦江河畔,然后春天飞走。巿民们把它当成朋友和客人,没有人敢伤害它们。大家都知道,有无数双眼睛都盯着你,胆敢对远道而来的客人和朋友有违法乱纪的行为,第一时间就有人举报你。

    綦江河畔的红嘴鸥,成了綦江生态文明、人鸟和谐的城市客厅的主人。而有这样的城市客厅,是綦江人之幸,是綦江河之幸,也是鸟儿红嘴鸥之幸。

    前几天,一小群红嘴鸥又现綦江河畔,还是那么潇洒,还是那么闲庭似步地踱在綦江城市的客厅。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7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举报电话:023-63823333 1237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80001 渝ICP备170159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