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时政|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重庆日报网 > 文脉 > 正文
    百封家书生动展现先辈抗战记忆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21-06-11 08:46:15 | 记者:赵迎昭 | 编辑:肖福燕

    “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毫无其他办法。”

    “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分离二十一个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

    ……

    在重庆“百本好书送你读”活动送读图书《抗战家书:我们先辈的抗战记忆》(以下简称《抗战家书》)中,抗战先辈书写的近100封家书穿越历史硝烟,仍令人动容。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此书的初衷是什么?此书的感人之处又是什么?6月1日,重庆日报记者采访了《抗战家书》策划编辑黄海飞。

    在闲聊时发现“宝藏”

    打捞抗战家书承载的历史记忆

    “策划《抗战家书》,是我至今编辑生涯里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谈起策划这本书的初衷,黄海飞的思绪回到了2014年。

    2014年清明节前夕,黄海飞在坐火车去江西出差的路上,闲聊时结识了老乡戴先生。从戴口中,黄海飞得知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有一个家书文化研究中心(即如今的家书博物馆),收藏了数万封家书。

    黄海飞敏锐地意识到家书文化研究中心是一个“宝藏”。于是,他拜访了家书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张丁。

    “在研究中心书架上,我看到一本2007年出版的《抗战家书》,张丁老师是这本书的主编。”黄海飞说,联想到2015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在这个重要年头根据最新史料重新编著一本《抗战家书》,是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民族精神的务实举措。这一选题得到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副总编徐莉、人文分社社长潘宇的肯定和支持。黄海飞和张丁等人密切配合,经过近一年编辑整理,将《抗战家书》呈现在读者面前。

    本书分为上下两个篇章,收录了左权、吉鸿昌、张自忠、戴安澜、蔡炳炎、谢晋元等抗战先辈近100封家书及其背后的故事,鲜活生动地展现了中国人民长达14年的抗战心灵史。这些家书的原件,部分收藏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和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博物馆。

    “私人书信会有更为鲜活、生动的表达,展现更多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读者阅读时能感受到一种扑面而来的历史感。”黄海飞介绍,翻开这部图文并茂的书信集,读者不仅可以读到书信原文、背后故事,还能看到书信影印件和相关图片,仿佛置身于70多年前的炮火硝烟中,目睹平民百姓的颠沛流离、恋人的千里相思、至亲的生离死别。

    战地家书字字千钧

    “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

    本书上篇,收录的是抗战前线将士们的战地家书。一篇篇诞生在战火硝烟中的文字,既铁骨铮铮,又温柔细腻。

    “志兰!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分离二十一个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愿在党的整顿之风下各自努力,力求进步吧!以进步来安慰自己,以进步来酬报别后衷情。”

    黄海飞告诉记者,这封家书是1942年5月25日左权将军壮烈殉国前夕写给爱妻刘志兰的最后一封信,也是抗战时期八路军高级将领的家书代表之作,“运筹帷幄的将军,也有心思细腻的一面。”

    1942年7月3日,《解放日报》发表了刘志兰撰写的《为了永恒的记忆——写给权》一文,文中写道:“虽几次传来你遇难的消息,但我不愿去相信……或许是重伤的归来,不管带着怎样残缺的肢体,我将尽全力看护你,以你的残缺为光荣……在任何困难之下,咬着牙齿渡过去。有一点失望和动摇都不配做你的妻子……”

    左权是抗日战争中八路军牺牲的职务最高的指挥员,陨落时仅37岁。他是我军杰出的军事家,撰写和翻译了大量军事理论文章和著作,但很少谈及自己。所幸他为后人留下了一摞鲜活生动的家书,使我们有机会了解这位情感细腻的威风男儿。

    “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毫无其他办法。更相信只要我等能本此决心,我们的国家及我五千年历史之民族,决不致亡于区区三岛倭奴之手。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愿与诸弟共勉之。”这是1940年5月1日,张自忠将军写给将士的信,句句肺腑,字字千钧。

    1940年5月16日,在枣宜会战中,张自忠将军身负七处重伤,壮烈殉国。将军灵柩运抵重庆后,葬于北碚雨台山麓。1940年8月15日,延安各界一千余人隆重举行张自忠将军追悼大会。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分别题写了“尽忠报国”“取义成仁”“为国捐躯”的挽词。如今,位于重庆北碚的张自忠烈士陵园已被公布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国家和人民没有忘记这位民族英雄。

    青少年抗战决心动人心弦

    “用孩子们所能出的力量,去争取中华民族的解放”

    本书下篇,收录了各阶层民众与抗战有关的家书。记者注意到,其中不少和重庆相关。

    “我们要用孩子们所能出的力量,去争取中华民族的解放,来纪念死于魔口下的四位哥姐们!” 1939年1月,从事抗日救亡宣传活动的“孩子剧团”经过长途跋涉,到达抗战大后方重庆。1941年,孩子剧团得知“抗宣二队”四位哥姐在“第二次反共高潮”中牺牲,于是给二队队长何惧、副队长谢鼐写信,表达了孩子剧团向“抗宣二队”英勇牺牲的同志的哀悼和敬意,同时也表达了不畏残酷、抗战到底的决心。

    感人之处还有很多。“然而儿不愿作个时代的落伍者,不愿落人后……儿要为改造不合理的社会而奋斗,为后来女子求幸福,也要和男人一样为国家民族求解放……”这是一位名叫韩雅兰的女青年,1937年4月18日写给父母的家书。她家庭条件优越,名校毕业,却背着父母偷偷跑到延安上了抗大。在延安,她写下此信,以求父母谅解。

    黄海飞说,民族危亡时刻,全中国人民,无论是白发苍苍的老者,还是青少年,同仇敌忾,一致抗日。从这两封信中可以看到,当时的青少年抗日的决心和意志毫不逊色于成人。

    面对这些彰显信仰力量和理想光芒的文字,已故著名作家苏叔阳曾表示,沐浴在这种纯洁的感情里面,我们的感情也会得到升华,所有的读者都会在这些家书面前受到精神的洗礼。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7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举报电话:023-63823333 1237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80001 渝ICP备170159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