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时政|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重庆日报网 > 文脉 > 正文
    又闻“抬儿歌”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21-05-22 06:53:39 | 编辑:李振兵

    李玮

    五月柚花飘香时,我决定回一趟老家。

    “情妹当门一口塘,半边阴来半边阳;半边阴的栽高笋,半边阳的栽高粱……”行走在梁平蟠龙百步梯古蜀道时,一种熟悉而亲切的声音由远而近。循声望去,七八个乡亲抬着笨重的石头,正缓慢向上移动。铿锵的号子声从陡峭的千年古驿道飘逸开来,与蟠龙崖泉飞瀑的轰鸣声、千年黄荆树上的山鸟啁啾声汇在一起,在峡谷中回旋,飘荡。

    抬工们歇气间隙,我上前与他们交谈。年长者叫杨学超,风趣爽朗。老人今年76岁了,身体健朗,他吼唱的号子,即景成歌,指物成调。老人告诉我,抬工通过吼唱号子,既抒发内心的情感、缓解疲劳,又能使大家步力合一,轻松协调。

    “抬儿调”也叫“抬儿歌”“抬工号子”,是乡亲们生产、生活的一部分,是溶在山里人血液里的乡音——泥土在抬歌声中泛绿,农事在抬歌声中轮回,孩童在抬歌声中成长,乡村在抬歌声中五谷丰登。

    曾经一段时期,伴随公路从城市延伸进深山茂林、网络信号穿进特色民居的窗棂,那如风一般自由、如水一般流畅、在家乡风靡千年的“抬儿调”逐渐式微,成为山间遗韵。

    所幸,各级政府以及文化部门及时进行抢救、挖掘和保护,古老的梁平“抬儿调”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老树著花无丑枝”,老一辈的抬工们也新编唱词进行传承,“抬儿调”响彻梁平大地,还登上央视舞台。

    “一根抬杠两头窄,从早到晚抬到黑;村里要搞大建设,苦点累点也值得。”告别抬工师傅们,我沿着曾经喧嚣繁华的百步梯继续前行。“蜀道难”等石刻大字苍劲古朴,雄风犹在;千年黄荆树新绿绽放,卓然屹立。身后,杨学超和抬工们再次亮起嗓子,那沉雄、刚毅、坚实、凝重的号子声又响了起来。

    那抬工号子声,分明从古洞蟠龙的壁缝中滴滴答答渗出来,从古道旁千年雌雄银杏的喁喁私语中飘过来,从扈家槽和唐家坡山坳里的袅袅炊烟中升起来,从巴山渝水的沟沟坎坎里飞出来,从“蜀岭雄风”的云蒸霞蔚中浮起来,与长天和大地融为一体,升华为永恒。

    那抬工号子声,或激扬高昂,或韵味绵长;从秋沉到冬肃,从春红到夏绿,吼唱出了山里人的憨厚与倔强、欢乐和向往,也吼唱来了风和日丽、幸福安康。

    “花篮背篼眼睛多,背起背篼爬上坡;一路走来一路喊,不是等我等哪个……”

    那抬工号子声,其实就是劳动者之歌。乡亲们在世世代代生生不息的唱和中,开始了新的憧憬。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7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举报电话:023-63823333 1237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80001 渝ICP备170159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