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时政|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重庆日报网 > 文脉 > 正文
    跟着汪曾祺 把日子过成一首诗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21-05-21 08:37:26 | 编辑:肖福燕

    原标题:

    跟着汪曾祺 把日子过成一首诗

    ——读《生活,是很好玩的》

    彭鑫

    把寻常日子过得诗意盎然,像一首优美动人的诗。这应该是每一个人的人生必修课。汪曾祺的散文精选集《生活,是很好玩的》,堪称一部这方面的教科书。

    过日子,如同用兵行军,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的。在普通食材中识得食物的“真味”,于常见风景中看见“隐秘之美”,从日常小事中体验人间温情……这些需要我们用心去感悟其中的秘诀。而这些秘诀,汪老在书中以清丽、雅洁的文字,一一娓娓道来。

    人间有真味。汪老既是文学家又是知味者,精通“美食文化学”。他不仅对美食有很高的鉴赏力,烹得一手好菜,好“创造”新菜品;还能把饮食的细微感受、情境氛围、深刻渊源描绘得淋漓尽致。烹饪学、民俗学、文献学、审美学,被他熔于一炉。飘摇在一道道美食上的,既有人间烟火气,又有优雅的诗意。

    汪老对饮食有一种“不苟且”的精神。他讲究食材的选择与搭配。做拌萝卜丝,他指出小红水萝卜比心里美、卫青等品种的萝卜更细嫩。如果再加上少量海蜇皮细丝同拌,效果尤佳。他讲究吃法。大江南北都有的“翡翠蛋羹”,他很欣赏北京名餐馆的吃法,“一边是蛋羹,一边是荠菜,一边嫩黄,一边碧绿,绝不混淆,吃时搅拌在一起。”汪老对食材还讲究“化平淡为神奇”。普通食材,也有奇味存焉。他首创的美食“塞馅回锅油条”就是如此:把猪肉馅和少量榨菜末塞入油条之中,再下锅微炸。美食家眼里,所有食材一律平等。笔者曾仿做此菜,风格独特,极其酥脆。

    汪老常将乡愁与美食融合在一起,暖胃又暖心。《故乡的食物》写了炒米、焦屑、咸鸭蛋等等,字里行间满满的都是乡愁。他深深怀念和家人一起吃炒米睡蒲团的“小时候的一个浪漫主义夜晚”。饮食还要注意文化底蕴。在《葵·薤》中,汪老把冬苋菜与葵、《十五从军行》相联系。江南常见的冬苋菜也有了古诗的味道。

    饮食通大道,庖厨有乾坤。汪老“微言大义”地写道,“我劝大家口味不要太窄,什么都要尝尝,不管是古代的还是异地的食物……许多东西,乍一吃,吃不惯,吃吃,就吃出味道来了。”口味的“宽”与“容”,可以引申到心胸的“宽”与“容”。饮食之道中隐伏着人生哲学。

    人间有美景。风景之美,一半在景,一半在人。一草一木、一虫一鱼,在懂它们的人的眼中,才是风景。《岁朝清供》中有一个奇特的景致:“用大萝卜一个,削去尾,挖去肉,空壳内种蒜,铁丝为箍,以线挂在朝阳的窗下,蒜叶碧绿,萝卜皮通红,萝卜缨翻卷上来,也颇悦目。”萝卜和大蒜巧妙组合,竟然成了一个微型盆景。它们的隐秘之美,此刻被敞亮起来了。原来萝卜、大蒜,可以有和水仙、腊梅一样的风致。

    是的,风景如画,人心如烛。风景需要人心的照亮。正如柳宗元所言:“夫美不自美,因人而彰。兰亭也,不遭右军,则清湍修竹,芜没于空山矣……”(《马退山茅亭记》)。兰亭之美,因王羲之的《兰亭序》得以彰显。一张蜘蛛网经过汪老的书写,也能成为一个画境,给人予审美享受:“夏天的早晨真舒服。空气很凉爽,草尖还挂着露水(蜘蛛网上也挂着露水)。写大字一张,读古文一篇。夏天的早上真舒服……”(《夏天》)。

    人生贵在有闲情。苏轼曾说:“江水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临皋闲题》)。有了闲情,才能慢下来,才能渐入审美之境。在有着闲情逸致的汪老看来,一个北方的很常见的雪后早晨也充满了诗意:“早起一睁眼,窗户纸上明晃晃的,下雪了!雪天,到后园去折腊梅花、天竺果。明黄色的腊梅、鲜红的天竺果,白雪,生意盎然……”(《冬天》)。闲情,是发现风景之大美的必不可少的“心灵配置”。

    人间有温情。汪老擅用白描,善于攫取展现人物性情的趣事与掌故。他温情脉脉地回忆,深情款款地书写,笔之所至,神气顿生。亲人们、师友们的风神展露无遗。他们的生活就是诗意生活的范本。

    家庭生活,如何诗意盎然?《多年父子成兄弟》中的父亲心灵手巧,精通琴棋书画,爱好花鸟虫鱼,过着一个古典读书人的生活。父亲深爱着母亲,母亲死后,再也不侍弄原来极爱的花草了;他也深爱着儿子,费尽心思地为儿子自制风筝,甚至为儿子写情书出主意。温情、平等、充满人情味的家庭关系,让琐碎的家庭生活氤氲出了诗意之气。

    学者生涯,可不可以好玩有趣?《金岳霖先生》中的金先生,是中国现代逻辑研究的开创性人物,才华横溢,却又不修边幅,天真得像个孩子,没有心机,很少俗虑。他竟和养的斗鸡一个桌子吃饭。他还爱和孩子进行水果比赛,输了很多大梨、大石榴给孩子。一个在书山书海中穿行的知识分子,如果葆有童心,日子也能变得充满趣味。汪老爱写金先生这类人淡如菊的师友。他们的生活态度是汪老推崇的。

    凡人小事里也诗意蓬勃,如果我们善于去体悟。《大妈们》把北京大妈的市井生活写得有滋有味,富有感染力。老北京人的那种慢条斯理、不慌不忙的情致,是身在快节奏生活里的我们很需要的。在《泡茶馆》中,汪老从西南联大学生坐茶馆喝茶的小事中提炼出金光灿灿的人生情趣:在闲散时光里,感悟生活的细微之美。

    人间很值得。当我们掩上此书时,我们会对自己说:哦,原来生活家是这样炼成的。如果我们懂得深爱,能闲下来,过慢生活;那么寻常日子也将变成一首诗,那么我们也都成了生活家。

    (作者系重庆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7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举报电话:023-63823333 1237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80001 渝ICP备170159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