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时政|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重庆日报网 > 文脉 > 正文
    韵见汉语之美 ——读李渔《笠翁对韵》有感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21-05-07 08:22:00 | 编辑:肖福燕

    李中华

    汉语之美者,在形,亦在音。在形者,其笔划疏密有致者,不是画而胜似画;在音者,其音韵铿然有格也,非为曲而胜似曲。

    所以,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一种语言,像我们的汉语这样孜孜不倦地追求音韵之美的。从最初的诗经楚辞到中国文化巅峰之代表的唐诗宋词,除了体裁的变化,更内在的脉络是音韵规律的挖掘、梳理、定格。

    当我们面对唐代那些流传至今的格律诗时,有谁会觉得那些规整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很“呆板”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为何,不正是因为我们的汉语有着天然的韵律感吗!

    汉语这种天然的音韵感,诗歌中那些吟唱着“风”的歌者知道,乐府中划水而行的采莲姑娘知道,忧国忧民的杜甫知道,漫步赤壁的东坡知道,素有才子之誉的李渔自然也知道。

    让我们穿越时空,回到李渔生活的时代,当我们站在窗前,看着李渔一字一句誊写《笠翁对韵》的时候,也许看见的会是这样的景象:李渔一边用羊毫细笔誊写,一边用他的兰溪越音摇头晃脑地吟哦着:“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

    若此时也,吟者当忘乎所以,听者当如痴如醉。

    关于《笠翁对韵》的正式介绍是这样的:《笠翁对韵》,是明末清初著名戏曲家李渔的作品,从前人们学习写作近体诗、词,用来熟悉对仗、用韵、组织词语的启蒙读物。

    全书分为卷一和卷二,按韵分编,共计三十韵,包罗天文、地理、花木、鸟兽、人物、器物等的虚实应对。从单字对到双字对,三字对、五字对、七字对到十一字对,声韵协调,琅琅上口,读者可以从中得到语音、词汇、修辞的训练。

    这原来是一部启蒙读物,用今天的话来说,李渔写这本书,是为了给当时的读书郎们学写诗做对提供一套行之有效、即插即用的模板。想必有清一代三百年,千千万万的学子们都是从吟唱《笠翁对韵》开始自己的写诗生涯吧。

    是的,它的确是一部非常实用的写诗做对的启蒙“工具书”。如果你读通了它,你从中可以学习到明喻、暗喻、拟人、夸张、双声、同旁、借对、反语、顶真、互文等等实用的修辞手法和用词技巧,你或许也可以像“纪大学士”一样,出口成对,下笔成文。

    它还是一部非常丰富的“百科全书”,在那些精巧的对句中,还隐藏着无数的历史、神话、名人故事,许多习见的典故和俗语,笼括着难以枚举的天文地理、花鸟虫鱼知识。

    譬如当我们读到“风高秋月白,雨霁晚霞红。牛女二星河左右,参商两曜斗西东”这样的句子时,一幅幅自然界的美丽图景便扑面而来;而当我们读到“灞上军营,亚父愤心撞玉斗;长安酒市,谪仙狂兴典银龟”时,亚父范增和诗仙李白各自的形象也瞬时跃然纸上。

    或有人会说,今天我们的对联都快找不到地方贴了,写古体诗更只是极一小部分人的兴趣爱好,《笠翁对韵》这样主要用来教授对仗用韵的启蒙读物,已经可以收进历史的仓库里锁起来了。

    然而,不是这样。

    当你细细读完《笠翁对韵》——不是默默阅读,而是摇头晃脑的大声朗读后——你也一定会像我这样,再一次油然而生出“此生幸为华夏人”的自豪、自满、自得:这世上哪还有这样富有音韵感、节奏感的语言!

    我们且随便拿一韵来朗读吧。

    “泉对石,干对枝。吹竹对弹丝。山亭对水榭,鹦鹉对鸬鹚。五色笔,十香词。泼墨对传卮。神奇韩干画,雄浑李陵诗。几处花街新夺锦,有人香径淡凝脂。万里烽烟,战士边头争保塞;一犁膏雨,农夫村外尽乘时。”这是“支”韵之一节,从一字三字五字对仗直到十一字对仗,通读下来,不仅声调和谐、朗朗上口,而且韵律齐整,节奏响亮。

    这样的文辞,每一组对词都如同一句念白,每一副对子宛若是一段唱腔。若上配上吴侬软语来读,便无异于听青衣如水的昆曲;若是以燕赵雄音来读,则又是那金戈铁马的高腔了。

    再看虞韵:红对白,有对无。布谷对提壶。毛锥对羽扇,天阙对皇都。谢蝴蝶,郑鹧鸪。蹈海对归湖。花肥春雨润,竹瘦晚风疏。麦饭豆糜终创汉,莼羹胪脍竟归吴。琴调轻弹,杨柳月中潜去听;酒旗斜挂,杏花村里共来沽。你且放声朗读吧,这样的句子,你可以高声朗读一整天的。

    而这样的铿然音韵,这样的优美言辞,离我们的日常生活已经有多远了?

    且不说溯源二千年前的诗经楚辞,亦不去对比一千年前的唐诗宋词,今天,即使我们只回头去看百年前那些遗留下来的书信,其中的言辞,又打动了多少人的心?

    “初婚三四个月,适冬之望日前后,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吾与并肩携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语?何情不诉?及今思之,空余泪痕。”这是晚清革命烈士林觉民写给她妻子诀别信中的一段,今天读来,其情真意切不仅仍透纸而出,而其中言辞的音韵和谐,亦让人百读不厌矣。

    我们的语言,本就应该是这样子的呀:每个字看上去就是那么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或站或坐或躺在那里,非常的随意,可只要组合在一起,就立马鲜活生动、和谐齐整了起来,描写山水就恍若清溪在侧,描写佳人就宛若丽人在旁。

    虽然随着时代的发展,口语化已经成了不可逆转的趋势,但我想我们每一个人,从小还是应该多读读《笠翁对韵》这样的启蒙读物的。因为李渔在这本读物中教给我们的,不仅只是对仗用韵的启蒙,更是关于汉语音韵之美的启蒙。

    把话说得动听一点,把句子写得优美一点,让汉语天然而有的这种音韵美一代代传承下去吧!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7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举报电话:023-63823333 1237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80001 渝ICP备170159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