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报首页 | 今日要闻 | 民生新闻 | 经济新闻 | 区域新闻 | 国内国际 | 文体新闻 | 科教新闻 | 今日农村 | 数字报 
8月16日,第十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在京揭晓,我市苗族作家何炬学的短篇小说集《摩围寨》榜上有名,为重庆文学界再添一匹“骏马”;8月21日,第五届冰心散文奖颁奖大会在北海颁奖,本土作家邢秀玲、刘德奉、吴佳俊获得殊荣…… 近段时间,重庆文学界喜事不断,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重庆文化的进步和成绩。有专家认为,国家和地区之间的竞争,10年比的是 ...【详细】

重庆人为何不进剧场?

“一个艺术家最渴望的是有一个自我展示的舞台。”9月16日,高音歌唱家、重庆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教授肖晓莲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希望我市举办更多的公益性文化演出活动,为本地艺术家提供实践平台,提升市民的文化素养,促进本地文化事业的发展。 “美丽星期天” 场场爆满从事声乐教学近30年的肖晓莲先后培养了大批专业人才,2006年,她获得中国教育部留学基金,前往意大利佩鲁贾国立音乐学院做访问学者。2007年在意大利留学期间,曾多次举办独唱音乐会,两次获得国际声乐比赛大奖。其中,在意大利巴里莫拉举办的第三届“N. van Westerhourt”音乐大赛中,肖晓莲获得古典歌剧组第一名,并获得了这场赛事中惟一的“杰出音乐家终身成就”荣誉奖杯。【详细】

谁愿意去看拆掉重修的金字塔?

“谁愿意去看拆掉重修的金字塔?”9月13日,小说《失踪的上清寺》作者、地方史研究者罗渝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老建筑、老街区是一个城市的历史文脉,应该将其完整地保留下来,并结合其特点,在保留其文化生态的基础下进行开发。【详细】

诗歌里有激情有青春

“现在的年轻人应该多读一读诗歌,不要整天沉浸在网络世界里。”近日,著名诗人李钢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诗歌和青春就像一对双生花,诗歌因青春更美丽,青春因诗歌放异彩。宅女、宅男、屌丝、腐女、白富美、高富帅……现在的年轻人张口就是这些网络词语,而对于诗歌,不要说阅读,听之简直就是呲之以鼻,尤其是一些90后的年轻人,甚至认为诗歌是上一辈的事情。 “这样的状况令人悲哀。”李钢说,诗歌的气质,决定了它首先是年轻人的事情。“在一个青春洋溢、生命力旺盛的人生季节,不读诗歌,是多么可悲和可怜。”李钢坦言,诗歌中朗朗上口的语句、抑扬顿挫的节奏、迂回曲折的情感,不仅暗合了年轻人的心,也引导年轻人,走向一个更加丰富的精神世界。【详细】

小县城农民用土豆换国画的启示

“在城市化进程中,我们要把保护传统文化放在重要位置。”8月29日,从外地采风回来的重庆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钟纪明十分感触地这样说道。从今年4月份开始,钟纪明陆续受邀参加全国一些城市举行的风采和笔会活动。一路走来,钟纪明有了许多感慨。他说,今年5月中旬,河南省举行“中原行——中国当代著名画家大型采风活动”,他和全国100余位著名画家受邀参加了这项为期一周的活动。画家们被分为三组到河南各地采风创作,巩义石窟寺、洛阳龙门石窟、安阳殷墟、登封启母阙,在惊叹河南文物众多的同时,钟纪明也体会到了五千年文明的博大精深;在南阳汉画馆、登封嵩阳书院、温县陈家沟、汤阴羑里城,画家们在欣赏古代艺术的同时,也享受着中原文化的精神大餐。令钟纪明难忘的是,前不久他在甘肃通渭县采风创作,竟然发现这个小小的县城有好几家画廊,很多当地的农民来买...【详细】

书法艺术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

“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对汉字的书写使用功能带来很大的冲击,但是,汉字书写的艺术性更加凸显。书法艺术是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源头和基因,不会因此而动摇,也不应该被忽视。”9月1日,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刘庆渝在谈到重庆书法艺术的现状和未来发展时这样说道。刘庆渝说,中国的书法艺术以独特的造型符号和笔墨韵律,融入人们对自然、社会、生命的思考,从而表现出中国人特有的哲学思想、人格精神与性情志趣,是一种受用终身的“技能”。近年来,在我国,随着计算机的发展,书写逐渐淡出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值得我们深思的是书法艺术在日本和韩国却仍有很大影响。”刘庆渝说,去年,他随团到日本东京举办重庆书画展,与日本同道有了很多交流,感慨很多。书法在日本被称为“书道”(Shodo),书法爱好者有上千万人。日本有个说法:“棒球是一亿多国民的体育,而书法则是一亿多国...【详细】

重庆不妨打造自己的“左岸”

“沙龙是城市的文化细胞,体现着这座城市的文化生态。令人遗憾的是,重庆现在还缺乏优质的文化沙龙。” 近日,我市著名诗人、人民文学奖诗歌奖得主李元胜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重庆不妨打造自己的“左岸”(法国著名的文化沙龙聚集地),为热爱文学艺术的人提供一个思想碰撞、交流沟通的平台。初到巴黎的肖邦就是在沙龙中崭露头角 “重庆人的业余生活很丰富,酒吧、大排档……但文化生活相对来说就比较匮乏。”李元胜说,重庆人好像已经习惯了在酒吧鼓噪的音乐中大声地说话,在夜幕下的大排档划拳喝啤酒,“而一群人在一起聊文学、聊诗歌、聊人生、聊社会,这样的文化沙龙活动相对就非常少。” 李元胜告诉记者,文化沙龙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非常普遍,即使是在与重庆相邻的成都,文化沙龙也非常活跃,著名诗人翟永明开的“白夜”酒吧,就是当地著名的沙龙场所。 “‘白夜 ...【详细】

打好方言这张牌

8月29日,国家一级导演、重庆市电影家协会副主席鄢光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遗憾地谈道,曾经是重庆一块文化招牌的方言剧近年来鲜有佳作,“其实,我们有能力和优势在影视剧的创作中,打好方言这张牌。”“上世纪80年代,重庆拍摄的电视剧《凌汤圆》可以说是街知巷闻,不仅在西南地区深受欢迎,在全国也有一定的影响力。”曾经担任4届重庆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的鄢光宗向记者介绍。不仅仅是《凌汤圆》,上世纪90年代的《傻儿师长》、《山城棒棒军》等电视剧都曾在电视圈掀起过方言剧热潮。分析它们成功的原因,鄢光宗认为离不开两点:好的剧本、好的演员。 “以《山城棒棒军》为例,当年许多外地人对重庆的认识都是从‘棒棒’开始的,题材决定了它走向全国的可能,而该剧中的演员,都是重庆曲艺界的戏骨,仇小豹、庞祖云等,演技都很棒。” 近年来,重庆的方言剧创作逐渐萎缩 ...【详细】

重庆需要一场文学大选秀

只有发掘、扶持新人,重庆小说才能走出‘零茅奖’的尴尬境地。”8月29日,著名作家、重庆师范大学教授莫怀戚接受本报专访时直言,重庆文学水平尤其是小说部分始终难以突破,其中一个原因是发现人才的渠道较为狭窄,以至于“上一次大规模、有影响力的征文选秀,在我的印象里都模糊不清。”
    选秀,对一座城市的文学水平来说,意味着什么?看似严肃的文学,与娱乐味十足的选秀,是不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炙手可热的韩寒、郭敬明,都是从上海新概念作文大赛中脱颖而出。如果没有这场选秀,他们或许会走上另外一条成长道路。”莫怀戚称,选秀,可以抓住不少怀揣文学梦想的青年们的心理,可以PK,可以淘汰,可以让他们看到,原来文学也可以这么“玩儿”,也可以这么“玩出名堂”。【详细】

曾为重庆诗歌失眠 如今我为它自豪

“重庆总是给人们带去动人的歌声。”几天前,著名诗学理论家、诗歌评论家吕进在新加坡参加一个文学方面的座谈会,在向与会者谈到重庆诗歌的时候,吕进情不自禁提高了声调,声音中透着底气和自豪。吕进的底气和自豪,是从2010年重庆女诗人傅天琳获得鲁迅文学奖·诗歌奖之后就有的。时间回溯到2007年的水乡绍兴,那一天,第四届鲁奖举行颁奖仪式,作为评委,吕进担任颁奖嘉宾,“获奖者都来与我这个评委合影,我也为他们高兴。” 在闪闪发光的玻璃橱窗里,陈列着历届获奖者的大照片及获奖作品。只是,这些照片和作品里,没有“重庆”的名字。那天晚上,吕进失眠了。“我两次担任鲁奖评委,作为一个重庆人,却没有一次看到自己家乡的作品获奖,心里很难受。” 从1988年第一届鲁迅文学奖开始到第四届,重庆一直榜上无名,第四届评选中,甚至连21部入围篇目都不见重庆作品的影 ...【详细】

如何吸引年轻人看川剧

“川剧的传承需要推陈出新,川剧的振兴更需要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8月23日,在“纪念中共四川省委发出‘振兴川剧’号召30周年座谈会”上, 著名川剧表演艺术家、重庆川剧院院长沈铁梅这样呼吁。沈铁梅介绍,川剧历史悠久,曾经取得过无数辉煌,近年来,随着川剧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川剧得到了相应的发展。但是,长期以来,川剧却很难与年轻人近距离接触,更不用说受到广大年轻人的喜爱。 “其实川剧艺术非常时尚和前卫,比如说川剧的时空转换,大跨一步,锣鼓一敲就到了千里之外。我们在一些大学演出时,一台《金子》演下来得到了上百次掌声,这些掌声都来自年轻的观众。”沈铁梅说,当时我很奇怪,年轻人看了川剧后都很喜欢,可为什么他们从来不进川剧剧场?于是,沈铁梅特意与看戏的年轻人进行了一番交流。“你们喜欢川剧吗?”沈铁梅问。 “喜欢!”“以后有机会,您...【详细】

夔州杜甫草堂,建起来为何这么难?

“一座夔州杜甫草堂,建起来就真的这么难吗?”8月21日,重庆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鲜于煌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加快重庆文化建设步伐,很有必要重新认识文化遗存的重要性和历史名人效应,让它在当代真正“活起来”,成为一张张全国瞩目的文化名片。鲜于煌说,与某些县城争夺西门庆的家乡、武大郎的故乡等恶俗闹剧相比,历史上,重庆地区是货真价实的名家辈出,文脉悠远沉厚。但是,历史名人们留下的众多遗存、文化精神,似乎与时代并没产生多大联系。打个比方,诗圣杜甫在夔州居住1年零10个月,共创作诗歌443首,占其所编杜诗1439首近1/3。 “这完全是一个奇迹,要知道,杜甫当年在成都草堂4年的时间,也不过作了240多首诗。而在奉节,诗人在年迈多病的情况下,居然平均3天就要写下2首诗。”鲜于煌认为,这段足以令重庆人自豪的历史,如今却很少有人记得。【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