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滚动|
  • 时政|
  • 区县|
  • 报料|
  • 文体|
  • 时事|
  • 大数据|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记者|
  • 重庆日报网 > > 正文
    一片丹心向阳开——对话沈铁梅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8-05-17 03:15:02 | 记者:姜春勇 | 编辑:周游

      川剧《江姐》。

      沈铁梅和观众们。

      《江姐》剧照——绣红旗。(本版图片均由记者熊明摄)

      “演员必须要入戏,入戏了才能带动情感,才能把红色的经典变成今天观众能够在精神上靠拢的艺术创作。”

      “戏曲要敢于回归城市主流文化,与现代化、城市化进程同步,不是只有偏僻的乡镇或者老年人才是川剧的主要土壤和观众。”

      重庆市川剧院自今年2月上演《江姐》以来,观众好评如潮,三场公演门票售罄,随后在奉节、万州、九龙坡、云阳、开州、沙坪坝等地巡演,所到之处场场爆满,出现了重庆戏曲演出多年未见的盛况。在有全国知名专家参加的研讨会上,大家对《江姐》的上演和沈铁梅的表演给予高度评价,认为重庆川剧版《江姐》不仅是2018年重庆的文化现象,还是中国戏剧界的现象级作品。川剧版《江姐》告诉人们,主旋律作品、歌颂英雄的作品如果有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有上乘的品质,就会有市场,就会得到观众的喜爱和认可。

      为什么要排演川剧《江姐》?饰演江姐有哪些传承与创新?传统戏曲如何适应当下观众的审美需求?未来该如何发展?日前,重庆日报记者就此与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剧协副主席、重庆市文联主席、重庆市川剧院院长、川剧表演艺术家沈铁梅进行了对话。

      对川剧发展更有信心了

      记者: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到重庆代表团参加审议,您向总书记汇报了排演川剧《江姐》的情况,对您触动最大的是什么?

      沈铁梅:回忆起向习近平总书记汇报的场景,现在都还很激动,总书记非常了解川剧,对优秀传统文化非常关心。

      我当时汇报的主题是积极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谈到川剧,总书记说,川剧唱腔有点像秦腔,很高亢也很婉转细腻。总书记还专门谈到,过去每年中央要举办新年京剧晚会,后来变为春节戏曲晚会。这样全国各个剧种就有了展示的平台。总书记笑着对我说,你不是也来演过吗?真的非常感动,没想到总书记还注意到我曾上台表演过,我确实去演出过《金子》片段。

      最大的触动是总书记对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视,让我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也更充满动力,对川剧的发展更有了信心。两会结束后,我回到川剧院及时传达了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就是要让同事们牢记教诲,拧成一股绳,凝聚精气神,当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践行者传承者。全团上下立即着手对《江姐》进一步修改打磨,加入了“狱中八条”的内容,使演出更具有现实教育意义。

      排演《江姐》实现夙愿

      记者:江姐这个英雄人物已经家喻户晓,各种版本的艺术形象大家都很熟悉了。川剧版的《江姐》在上世纪60年代也曾演出过。您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排演《江姐》?这次《江姐》为何会引起如此热烈的反响?

      沈铁梅:我五六岁开始学戏,当时印象最深的,学得最多的就是戏剧里的英雄人物,我的名字也源于此。所以自小就有演英雄的情结,这个愿望现在终于得以实现了,我演得非常过瘾,感觉真是酣畅淋漓。

      这些年我演出了《金子》《李亚仙》《思凡》等剧目,有传统戏,有现代戏,也有跨界戏,但心里一直有个挥之不去的愿望就是能够有机会排演《江姐》。去年正好有国家艺术基金项目,川剧《江姐》很顺利申请成功了,接着请导演、搭建团队等等,整个筹备时间也就一年左右,排练只花了3个多月。剧目也得到市委宣传部、市文化委、沙坪坝区、奉节县的大力支持,所以排练还是很顺利。在今年的市春节团拜会上,《江姐》的演出得到高度评价,对我们演职员是很大的激励。

      看了重庆版的川剧《江姐》,大家都说这是“江姐”回娘家了。《江姐》时隔半个世纪,在江姐故事的发生地、红岩精神的诞生地——重庆首次演出意义非同寻常。专家认为川剧《江姐》在重庆的排演无论在文化、艺术,还是精神上都代表着一种回归,具有特别的仪式感。正如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马也所说:重庆的故事,重庆的英雄,由重庆川剧院来演,由重庆的艺术家来演,说叫回娘家,是名副其实、名至实归。

      《江姐》演到现在已有20多场,所到之处场场爆满,在沙坪坝区演出还开设了午场。尤为可喜的是,不仅有老年观众,也有很多中青年观众,演出现场气氛真是非常热烈,好多观众都流下眼泪,演出完毕还情不自禁和台上演员一起演唱《红梅赞》,场面非常感人。

      演出反响之所以这么热烈,我想,观众不仅仅是冲着我来看演出的,更重要的原因是体现着当今观众的价值追求和精神渴望——崇敬英雄,仰望英雄,正如习总书记指出,英雄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人们需要这种振奋人心的文艺作品,需要信仰的力量。《江姐》既是艺术精品也是红色经典,是一场关于信仰、理想、信念,关于核心价值观教育的生动党课。川剧《江姐》是把大家的内心需求激发出来了,这样的戏肯定是广受欢迎的。

      “女性三部曲”的艺术高峰

      记者:作为梅花大奖获得者、著名川剧表演艺术家,您主演的《金子》《李亚仙》已是脍炙人口,深入人心。《金子》被誉为“二十世纪末中国戏曲的代表作”,《李亚仙》在欧洲巡演被称为“中国版的茶花女”。现在成功主演《江姐》,获得广泛赞誉。三个女性角色时代背景不同,形象性格各异,可否视为您完成了“女性三部曲”,达到艺术生涯的一个里程碑?

      沈铁梅:这三部戏确实代表了我表演生涯的不同追求和风格,也是我艺术成就比较集中的展现。

      三个女性题材戏中,金子是生活在民国时代的乡间女子,淳朴野性、泼辣倔强;李亚仙是封建时代的一名青楼弱女,才貌双全、柔中带刚。她们敢于主动追求爱情和自由,顽强地与命运抗争,但都如飞蛾扑火,最终逃脱不了那个时代妇女的悲惨命运,成为封建礼教下的牺牲品。江姐是深明大义、气壮山河的女英雄,“为劳苦大众求解放,粉身碎骨心也甘。”她的“一片丹心向阳开”有着更崇高的境界。

      三个人物所处时代相隔甚远,精神境界不同,人物形象差异很大,我在二度创作中采用的是“传统名剧、现代表达”的手法,用现代的视角去审视女性,塑造中国女性独特的人格魅力,展现不同时代的女性对黑暗的抗争,对理想、对幸福的追求,不惜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刚柔相济、侠骨柔情、敢爱敢恨、不惮牺牲,三个女性都有点“麻辣味儿”,在这一点上,三个角色的性格又有内在的相似之处。

      一部优秀的作品与优秀的演员相得益彰,可以成就双重的经典。《江姐》在我的艺术生命中意义重大,应该说,通过江姐这个角色的塑造,我的艺术之路又大大地往前跨越了一步,我有信心能够使之成为我的一部新的代表作。

      用心演绎角色

      记者:对于塑造江姐,前人有很多成功的经验,您主演这个角色的最大的体会是什么?最难的地方在哪里?

      沈铁梅:《江姐》是革命题材的戏,其表达的理想信仰、牺牲奉献的精神具有永恒的意义,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当今人们的认知情感、审美习惯有了很大的变化,但仰望英雄、崇敬英雄的精神一直在我们血液里流淌。

      我最大的体会和难点就是演员必须要入戏,饰演英雄首先要相信这个英雄故事。入戏了才能带动情感,去感染观众,现代观众也才会真正接受江姐这个人物,才能把红色的经典变成今天观众能够在精神上靠拢的艺术创作。否则,不相信这个故事,不敬仰这个角色就会有一种游离、虚假。

      对江姐这个角色,我应该说是熟悉又陌生。读过《红岩》小说,看过很多前辈的演出,我也表演过《江姐》中的一些唱段,但通过这次排演,可以说才真正读懂了江姐,逐渐深入到人物的内心世界。

      我越演越感受到江姐的伟大,她身上蕴含的那种信仰的力量、人格魅力、丰富的情感世界、敢于牺牲自我的精神……和我演的才子佳人戏完全不同,“春蚕到死丝不断”“粉身碎骨心也甘”,她的信仰纯粹纯洁到这个程度,对我不啻是一场精神上的洗礼。角色首先打动了我,我才能真正入戏,在排练期间,每天我都是利用去剧院路上的时间在车里背台词,每次都是哼着哼着就情不自禁泪流满面,在舞台上也是演着演着就热泪盈眶。一台戏两个多小时的演出,江姐的戏份又很吃重,两个多小时演下来,累得不行,每次都脚肿腰痛的,但我一直在坚持。

      排练时正值党的十九大举行,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坚定文化自信,繁荣社会主义文艺,传承革命文化,让我非常振奋。

      我们的演职员也是在江姐精神激励下进行排练的,短短的三个多月就排练完成。演出服装是在上海定做的,公演前一天才送到,有些服装不合身,我们就加班加点通宵改制,保证了演出顺利进行。

      创新是最好的传承

      记者:作为经典剧目,歌剧《江姐》是家喻户晓,川剧《江姐》也曾经在数十年前上演过。现在演出如何把握传承与创新的关系?如何适应现代观众的欣赏变化?

      沈铁梅:江姐的人物形象是具有永恒审美价值的,在上世纪60年代,我的老师竞华等老一辈川剧名家就演出过。但在今天,塑造这个人物形象时,就必须创新,赋予时代特色,使之适合当今观众的审美需求。

      在塑造这个人物时,我注意充分展现江姐的“美”,形象美、人格美,突出江姐作为一个女英雄的柔与刚、坚与韧、张与弛的反差,更好地衬托出她钢铁般的意志,这才是一个丰满完整的江姐,观众才会有更强烈共鸣。

      川剧表演的一个特点就是有爆发力、有麻辣味儿。但要注意演英雄不是横眉怒目,高亢到底。首先要会“安静地演”,把握好一松一紧、克制与爆发的关系,到关键时刻情绪才有爆发力,让观众始终处于饱满的情绪中。“惊闻老彭牺牲”“审讯室”两场戏都是表现情感巨大跌荡,对比很强烈的戏,由喜到悲,冷静中见刚强,演出现场气氛非常好。

      歌剧《江姐》许多唱段人们都耳熟能详,其中的音乐有不少川剧唱腔的元素,在歌剧的基础上再创造川剧的经典,既有便捷的优势,也有突破的难度。我在表演上既借鉴歌剧、现代京剧的一些表演手段,但又不能演成歌剧版的川剧,要注重传统戏曲的韵味和特色。

      在唱腔上结合歌剧的大气与川剧的韵味,唱腔板型运用很丰富。比如打击乐配器,帮腔的运用,传统四川扬琴的唱法等等。我们保留了传统的乐队,没有用现代交响乐队,目的也是体现川剧的音乐特色。

      在表演上,注意将戏曲程式化、写意性的表演手段融入到现代戏中。比如,惊闻老彭牺牲时一段表演,我对雨伞这个道具的运用就是借鉴了传统川剧的表演技巧。绣红旗一场戏,整个舞台就是一面巨大的红旗,演员手中的黄绸带就是金色的绣线,演员通过舞蹈穿插其中,最后组成一个五角星,突破了以往写实风格,大家都对这个设计很认可。

      舞美设计方面创新力度更大,突出了版画效果,简洁大气,既写意又形象,富有当年山城特点,符合现代观众的欣赏口味。如审讯室一场戏,设计的舞台上空是高悬的刑具,夸张又真实,很好地烘托了氛围。江姐就义时,大幕出现众多刻着“11·27”烈士名字的墓碑,象征着江姐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有无数的烈士前赴后继才换来解放。我们还将监狱牢笼栏杆设计为可移动的,随着表演而自由调度,为情绪服务。最后栏杆高高升起,象征着解放。

      当然创新要得到观众的认可才是成功的创新,而不是自说自话,看来这一点我们是做到了,观众反应很好。

      赋予川剧更强的艺术生命力

      记者:作为当代川剧的领军人物,这些年来,您先后在全国各地、欧美等国家演出宣传推广川剧,对川剧也作了不少大胆的创新。那么川剧现状如何?未来应该如何发展?

      沈铁梅:我从事川剧艺术30多年,川剧已经融入我的血脉里,振兴繁荣川剧艺术是义不容辞的责任与担当。有人就戏谑我得了“戏癌”,治不好了。我当全国人大代表以来,提交了10多份关于传统文化传承和保护的建议,不少都得到了采纳。

      我现在一个主要任务就是不遗余力利用各种场合宣传、推广川剧。比如,这20年,仅仅是《金子》就在国内外演出了600多场,观众近50万人次,到过国内大多数城市,成为川剧艺术的播种机,让更多人了解、喜爱上了川剧。前年我去杭州演出,浙江是越剧故乡,观众对川剧知之甚少,但演出非常成功。不少观众和我说,川剧太精彩了,感觉波澜涌动,情感饱满,是戏剧中的麻辣烫。

      《金子》《李亚仙》曾在欧洲数十个城市巡演,开演前我都要用十来分钟介绍川剧的特点。欧洲的观众艺术素质很高,一点就通,这个效果非常好,观众称赞川剧为“独一无二的艺术”。我应邀到香港举办了三场讲座,介绍川剧。我们目前坚持了周周演,培养基本观众群。这几年开展川剧进校园,走遍了重庆的高校,让青年学子热爱优秀传统文化。前不久,我还带着《江姐》走进江北机场集团,让企业员工也了解川剧。

      为让川剧薪火相传,重庆市川剧院还承办了川剧《金子》青年表演人才培养班,集中培训川渝青年演员,以戏带人,以人传戏。

      去年,我们邀请国外著名团队将《金子》拍成了戏曲电影,让它传播更广泛。

      2013年,我成立了沈铁梅文化发展基金,首先做的就是抢救保护川渝川剧老艺术家的资料。但川剧目前状况并不乐观,可以说一直挣扎在生死线上。我们也要反思,观众为什么不喜欢看戏?不能老戏老演,老演老戏。我非常认同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戏曲要有生命力就要和时代同步,我们说的保护传统戏曲不能是被动的保护,它必须是活的,有生命力的。

      这些年,我做了不少跨界融合的大胆创新,我叫它是“文艺科研”。科研就要讲究科学、严谨,而不是随心所欲,创新必须立足于戏曲本体,在戏曲思维、戏曲逻辑当中传承发展。而不是生硬地嫁接,要让川剧更像川剧,而不是变得四不像。

      从2004年开始,我以跨界融合的方式,和国外交响乐团合作了新歌剧《凤仪亭》《思凡》,川剧交响乐《衲袄青红》等剧在欧洲美国加拿大等地演出,算是把川剧声腔艺术带入欧美顶级艺术殿堂的先行者。在这种合作中,我都保留了完整的川剧唱腔,让观众感受到最纯粹的川剧魅力,也获得了广泛的肯定。

      我很赞同戏曲要敢于回归城市主流文化,与现代化城市化进程同步。而不是只有偏僻的乡镇或者老年人才是川剧的主要土壤和观众,不能在城市现代化进程中自我丧失竞争力和生命力,不能被边缘化。目前,川剧发展正面临一个大好时期,在政策扶持、社会的认同、市场机遇方面都很好。我们作为传统戏曲的传人,树立文化自信很重要,要有担当,要乘势而上,这是个责任,也是我今后工作的重点。

      目前《江姐》已经演出了20多场,后面的演出邀约还很多,形势喜人。在演出过程中我们不断发现问题,不断修改完善,加入“狱中八条”的内容。在如何更加当代化、人性化、川剧化,强化整体戏剧冲突、张力、氛围、情感的渲染方面,还有不少有待改进之处,希望通过不断打磨让川剧《江姐》能够从高原走到高峰。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崔力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7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举报电话:023-63823333 12377
    渝ICP备170159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