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滚动|
  • 时政|
  • 区县|
  • 报料|
  • 文体|
  • 时事|
  • 大数据|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记者|
  • 村规民约守护千年古树群

    来源:重庆日报 记者:陈维灯 编辑:唐琳

    POST TIME:2018-03-01 07:39:46

    远观老箐林形似“绿伞”。

    越来越多的人到老箐林千年古树群游玩。(本组图片均由通讯员刘建元摄)

    “细娃,不能到老箐林去放火炮哦……”

    “老汉,我们晓得,不能放火炮、不能砍,还要看到外头来的人,不能让他们砍树……”

    每年春节期间,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南腰界乡红岩村,时常都会出现类似的对话。

    从小耳濡目染,红岩村的每个人都知道:老箐林这个地方的树不能动。

    红岩村群山环绕,树木郁郁葱葱,为什么偏偏老箐林的树动不得?

    “老箐林的树,基本上都长了1000多年了。一般的树都不能乱砍,更何况这千年古树群。”红岩村村主任邹明兴告诉重庆日报记者,老箐林位于红岩村二组、三组之间的一个小山包上,小山包高不过50米,长宽不超过500米,却生长着600多棵树龄700多年至1200多年的古树。

    老箐林古树群能存活至今,离不开红岩村自古相传的祖训,离不开千年来形成的村规民约。

    “不准动老箐林一草一木,世世代代守护这片林子”

    沿着红岩村二组、三组之间的小路前行,穿过几户人家的房前屋后,老箐林犹如一把巨大的绿伞呈现在眼前。

    走到老箐林坡下,会发现这把“绿伞”,由几百棵古树组成。这些古树或是挺拔秀丽、或是扎根悬崖、或是横卧枯藤野草中,无不展示着生命的顽强和古老。

    “族谱记载,邹姓先祖于唐朝时期迁居于此。当时认为老箐林是整个村子的风水所在,因此立下族规,不准动老箐林一草一木。”邹明兴认为,1000多年前的祖训,虽然有着迷信的色彩,但也体现了邹姓先祖朴素的自然观,是其对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最初的认识。

    邹氏先祖之后,又有冉氏、裴氏等家族先后迁居于红岩村,他们也秉承邹氏祖训,对老箐林的一草一木呵护有加。

    人们守护着老箐林,老箐林也守护着红岩村村民。

    南腰界乡畜牧站站长管波是土生土长的红岩村人。他听老辈人说过,千百年间,红岩村时有匪患。一遇到土匪来袭,村民们就到老箐林里避难,依仗老箐林的悬崖峭壁和在林木间构筑的防御工事抵御匪患。

    至今,老箐林山顶上依然能见到当年修筑营盘的遗迹。正是有着老箐林作为据点,村民们在红岩村落脚并繁衍生息至今,老箐林里的树木也愈发高大葱茏。

    “清朝光绪年间,全村300多人都曾跪在老箐林,发誓要世世代代守护这片林子。”邹明兴介绍,从那时起,原本只口口相传的护树祖训以文字的形式被记载,并印刻在了红岩村每一名村民的心中。

    “对村里其它的树,我们也是能不砍就不砍”

    “无论祖先们最初护树的目的是什么,这片林子传到了我们这代人手中,我们更要守好、护好。”邹明兴称,经过酉阳相关部门的鉴定,老箐林的古树大多为粗皮青冈,俗称“九把斧”,意思是九把斧子才能砍断一棵树,“这种树坚韧耐磨,纹理直,是做家具的好材料。”

    正是因为“九把斧”材质好,用途广,不少人都盯上了老箐林的这些古树。

    为了保护好这些古树,红岩村规定:老箐林山下方圆100米范围内都属于保护区范围;任何人进入老箐林砍伐,处以200元至两万元罚款;本村村民进入保护区区域内放牧、焚烧等,经村民大会讨论取消其享受任何补助的资格。

    “即使村里没有规定,我们也都是自觉保护这片林子,在林子旁做农活,都注意到有没有可疑人员。”三组村民邹明芬记得,有一年她在做农活时,发现有几个人鬼鬼祟祟地在林子周围转悠,她立即通知了附近的村民。见越来越多的村民到老箐林附近转悠,这几个人只得悻悻然离开了。

    由于古树苍天,海拔又接近800米,老箐林在夏天极为凉快,不少村外的人都慕名到此游玩。每到此时,村里就会自发组织起护林队,对游客的不当行为进行劝阻。

    世代相传,在红岩村村民心中早已根植了爱树、护树的理念。邹明芬告诉重庆日报记者:“不仅是老箐林,对村里其它的树,我们也是能不砍就不砍。”

    “如果没有这片林子,这股水说不准早就干了”

    红岩村世世代代守护古树,古树也正以其独特的方式回报着村民。

    夏天的老箐林,因为草木葱郁、极为凉爽,是全村人最喜欢待的地方。孩子们在苍天古树下嬉戏玩耍,大人们则在林间闲话家常……

    “老箐林不仅仅是我们歇凉的地方。”邹明兴介绍,红岩村地处喀斯特地貌区,一下雨,水就下渗,极为缺水,就连村里低洼的地方都打不出水来,但在全村最高点的老箐林山脚下,却有一股溶洞水从未干涸,这股溶洞水不仅成为红岩村甘龙河的主要补水水源,也是红岩村二组、三组村民生产、生活最主要的水源。

    “如果没有这片林子,这股水说不准早就干了。”管波告诉重庆日报记者,近几年,随着退耕还林政策的实施,再加上村民对林地的保护,红岩村的森林覆盖率越来越高,许多此前干涸的溶洞又有泉水渗出,红岩村的生态环境也越来越好。

    “我们还计划依托老箐林发展红岩村的乡村旅游。”邹明兴介绍,近年来,南腰界乡红色旅游方兴未艾,红岩村可以以此为契机,围绕老箐林千年古树群规划特色乡村旅游,在不破坏老箐林原始生态环境的前提下,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带动村民增收致富。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2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较场口85号大元广场4楼 邮编:40001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渝ICP备10202276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