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滚动|
  • 时政|
  • 区县|
  • 报料|
  • 文体|
  • 时事|
  • 大数据|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记者|
  • 重庆日报网 > 要闻 > 正文
    城口古诗探秘:城盘龙虎势 山起凤凰仪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7-09-14 03:07:10 | 记者:黄琪奥 | 编辑:周游

    俯瞰城口县城。 记者 苏思 摄

    城口,三国时隶属巴西郡宣汉县,元明时期隶属达州太平县,清朝前期隶属川东道太平县,道光二年(1822年)正式建城口厅。

    作为渝东北的重要门户,在漫长的历史岁月里,有哪些文人曾经到过城口?他们又留下了怎样的诗句?这些诗歌的背后蕴藏着怎样的故事?

    城口第一首诗与诸葛亮有关

    说到城口,不得不提的就是诸葛寨和葛城镇。这两个地名,让人不禁想起一代名相诸葛亮。

    “现有文献中,吟咏城口的第一首诗,也与诸葛亮有关。”城口县文联副主席王毅说,清康熙七年(1668年),时任太平县知县的王舟在游历城口葛城镇后,挥笔写下一首《三义祠》。他在其中用“万年扶汉鼎,千古仰风流。地水通仙境,山水覆画楼”,对诸葛亮的一生进行了高度评价。

    难道城口和诸葛亮之间真有渊源?

    “乾隆年间的《太平县志》和道光年间的《城口厅志》都提到,相传,诸葛亮北伐时路经城口,被此处地势所吸引,于是下令三军在此歇息,并修建营寨。道光年间,村民在城口山中发掘出的两具铜弩,经考证后,也证明为诸葛连弩(三国时期,诸葛亮发明的连弩)。”王毅说,“正因如此,后人把蜀军的驻地命名为诸葛寨,山下的集镇也改名为葛城镇。”

    “但根据我们现在的分析,诸葛亮曾经驻军城口的说法只是后人的附会。”王毅说,三国时期,城口隶属巴西郡宣汉县,虽是三省门户,但境内皆是茂密的原始森林,汉中在城口西北,且有莽莽大巴山阻隔,相距甚远,诸葛亮断不会舍本逐末在这杳无人烟的地方屯兵。”王毅说,至于出土的诸葛连弩,也许是蜀国的散兵游勇路过此地之时留下的。

    不过,在王舟之前,就没有人留下关于城口的只言片语?

    “答案是否定的,虽然交通不便,但由于城口是川鄂古盐道的必经之地,一度也吸引了不少商旅到此,不过由于战乱,他们所写的诗歌都已失传,现存文献中,描写城口的诗歌不过20余首。”王毅说。

    “梳理这些诗歌,不难发现,道光二年,城口设厅之后,来此吟诗作赋的文人日渐增多。”王毅说。

    康熙十九年(1680年),担任太平知县的清朝诗人廖时琛在《登峡口山》一诗中,用“怪石嶙峋景最奇,如旗如剑列江湄”,生动描写了位于城口以西峡口山的险峻景象。

    另一位清代诗人吴秀良则在《道光甲申冬日雪后登八台山》中,用“矗汉奇峰成玉琢,向阳老树半花开”,向我们展现了一幅冬日城口的美丽景色。

    乾隆皇帝写诗赞美城口茶叶

    据史料记载,为城口写诗的人中,名气最大的莫过于乾隆皇帝。

    “至于乾隆皇帝为何要为城口写诗,这就和我们现在喝的茶有关了。”拿起茶杯,呷一口茶,王毅给记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进献贡品者,庶民可升官发财,犯人重刑减轻。”1751年,一道圣旨传入当时尚属川东道太平县管辖的城口,打破了这个小城的宁静。

    人们纷纷开始寻找可以进献的贡品,在这喧嚣的人群之中,一位和尚并没有选择随大流,而是端起一杯茶若有所思。

    原来,这位和尚所在的鸡鸣寺后山有一古茶园,其茶树皆为明朝所种,所产之茶,清香无比。此外,在这鸡鸣寺的后院内,还有一口古井,名曰“白鹤井”。

    用该井的井水泡制茶园所产的茶,不仅清香扑鼻,揭开杯盖后,还可见蒸汽升腾,里面仿佛站着一对振翅欲飞的白鹤。

    这位和尚把茶叶作为贡品献给皇帝。皇帝在得知该茶的来历后也啧啧称奇,不仅把这种茶定为贡品,还挥笔写下“白鹤井中水,鸡鸣院内茶”的诗句,对其进行赞赏。自此之后,这产自于鸡鸣寺的茶叶就被人们称为“鸡鸣贡茶”。

    “这位皇帝就是大名鼎鼎的乾隆皇帝,鸡鸣寺始建于东汉年间,现位于城口县鸡鸣乡,而进献贡品的和尚就是当时鸡鸣寺的住持广隆和尚。我们现在喝的,就是鸡鸣贡茶。”王毅说。

    作为鸡鸣贡茶的重要产地,鸡鸣寺现状如何?

    记者来到鸡鸣乡的那天虽正下着雨,但寺内依然游人如织。记者在寺内僧人的带领下来到后院,只见一口古井位于院子中央,从井口向下看,里面的井水清澈见底。

    “这就是闻名遐迩的白鹤井,而在这寺庙的背后,就是当年的古茶园。”鸡鸣乡副乡长徐豪说,如今的鸡鸣贡茶已褪去了皇家御贡的神秘色彩,在2016年成功入选重庆市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项目名单。白鹤井和古茶园也成为鸡鸣乡的一大景点,吸引大量游客前来旅游。

    战争为何成为热门题材

    道光年间,一位中年人从重庆出发,奔赴城口。

    舟车劳顿让他困倦不已,但走进城口厅后,他却来不及休息,放下行李,就投入到工作之中。

    站在城口的城楼上望去,满目疮痍,想起自己所担负的使命,这位中年人叹了口气,挥笔写下一首诗歌:“太平今戾止,伪节控旌麾。白屋饕周栗,青天睹汉仪……”

    “这位中年人就是当时担任抚治重庆兵备副使的柯相,他所写下的这首《阅城有感》,是现有文献记载中诗人描写城口最喜欢采用的诗歌类别:战争诗。”100多年后,站在城口县政府门口,王毅感慨道。

    与其他区县要么写人,要么写景的诗歌不同,城口流传下来的诗歌多与战争有关。

    “这和柯相所承担的任务有关。”王毅说,综合清代刘绍文、洪锡畴等人所著的《城口厅志》可以看出,当时柯相的任务是剿清匪患。

    “古时的城口位于深山之中,交通不便,成为土匪聚集之地。而剿匪就成为历任城口官员的责任。柯相为此写下诗歌,也就不足为奇了。”王毅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剿灭匪患的任务也不能一蹴而就。随着朝廷对这一问题的日益重视,与军事有关的战争诗也越来越多。

    柯相的另一首《檄林令议创戍营》用“戍兵哀露宿,营棚拟星罗”,借创立戍兵营为名,表明了剿匪的重要性;而清代诗人林一元在《阅城有感》中,则以“城盘龙虎势,山起凤凰仪。保障能为是,舆图惜割非”,说明了城口重要的战略地位。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记者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举报电话:023-63823333
    渝ICP备102022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