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滚动|
  • 时政|
  • 区县|
  • 报料|
  • 文体|
  • 时事|
  • 大数据|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记者|
  • 重庆日报网 > 文脉 > 正文
    他们在这里打捞三峡文化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7-06-01 01:52:13 | 记者:强雯 | 编辑:李平

    三峡文化特有的古老、奇趣、诗意等地域资源,吸引一群人在默默地记录、挖掘、整理。通讯员 卢先庆 何志宏 摄

    那些几近消失的地方文化,幸好还有这些专家们在坚守和打捞。

     

    巫山、奉节、云阳……在重庆,长江三峡库区一带,有一群人在默默地记录、挖掘、打捞几近消失的地方文化。

    他们都已过花甲之年,或奔波在田间地头,采集民风;或在地方志里皓首穷经,孜孜不倦;他们身体力行地书写着一个个充满地方色彩的中国故事。

    日前,记者走近了这群默默无闻,朴素、执着的地方文化记录者。

     

    向承彦:巫山的民风收集者

    初夏热烈,巫山县曲尺乡哨路村,草木葱茏,5月22日,在村里转悠多时的向承彦突然蹲下身来,惊呼:“石崇拜!这就是巫山人的石崇拜!”

    在他面前的,是一座由三块石头累积起来的“房子”。向承彦掏出相机,喜不自禁地拍下几张照片,又掏出小本子,快速记下:“两个巴掌宽,三个巴掌长,三块石板砌成一个‘门’字,这小小的房子就在田坎边,安放希望。”

    向承彦,巫山文化研究会会长,当地人称“巫山活字典”。今年65岁的他,虽然已从巫山师范学校退休好几年,但时常在田间地头奔波,对巫山文化的挖掘、整理和研究,是他这一生最快乐的事情。

    “三峡这座文化宝库,好东西太多。”这是向承彦时常挂在嘴边的话。“行到巫山必有诗。”巫山隶属长江三峡沿线,历来有不少文人骚客在这里留下笔墨、留下传奇的故事。对于巫山的古诗词,向承彦如数家珍,从屈原,到李白、杜甫、苏轼、杨慎、张问陶……他张口就来。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他就开始对巫山文化作系统而全面的研究,诗赋文联、山歌俚曲、方言俗语、神话传说、民间故事、风土人情、金石古迹、山川胜景等均有涉及。数十年的吸纳与沉淀,让向承彦对巫山地方文化情有独钟。“巫山文化特有的古老、灵异、奇趣、浪漫、诗意、秀美,滋养着我的灵魂。”

    他告诉记者,自己每周都会去乡下采集民风民俗,目前他正在着手编著一套当地民俗丛书。其中,《巫山之谜》收录了巫山当地一些悬而未决的离奇之事;《巫山谐趣歌谣》则记录当地婚嫁等一些家长里短的小趣闻。

    “不要小看这些薄薄的书,里面可收藏了许多几近消失的民俗。”向承彦说。他举例,过去,若两家同时婚嫁,又狭路相逢,这是很犯忌的。谁让谁的问题,经常演变成一场“血战”。于是在巫山当地,便采取了一种颇有趣味的方式,即新娘子交换双方的裤腰带,这样两家就互相谦让,平安无恙了。

    为了收集这些颇具地方特色的风俗,向承彦没少下功夫。烈日里,他在当阳乡追着“民歌王”满山跑,只为收集那些原生态的歌曲、歌词;为了摸清楚巫山牛崇拜是怎么回事,他在春泉村、春晓村辗转,跑了十几个牛棚……

    天道酬勤。这些年来,向承彦编纂出版了《经典中的巫山》《巫山原生态情歌》《巫山历代诗文选注》等一系列巫山地方文化专著。

    “巫山文化是三峡文化的一部分。”他坦言,要挖掘、留存、研究、传承巫山文化,“让更多的人了解三峡文化,因为这是我们自己的故事,一个有中国精神的地方故事。收集好这些故事,就是给后人留下一笔财富。”

     

    龙占明:诗城奉节的旁注者

    夏虫呢喃,长江低鸣,奉节的夜,摒弃了日间的喧哗。

    5月21日深夜,龙占明还在案头前奋笔疾书。这段时间,他发现《夔州府志》(夔州,今奉节)里提及的一首杜甫的诗歌,并没有收录在《杜工部全集》里,因为《杜工部全集》被公认为收集杜甫诗最全的著作,于是,他迅速记录下来,以求佐证,如果这遗漏属实,当是学术界的一个重大发现。

    现年70岁的龙占明是奉节永安中学的一名退休老师。刚退休时,很多人认为他应该清闲下来了,可他却比原来更加忙碌。龙占明的另一身份是夔州杜甫研究会副会长、会刊《秋兴》主编,研究杜甫夔州诗中所表现的奉节的山川人文,是他的乐事。

    “我从小吟诵着李白‘朝辞白帝彩云间’的诗句,儿时的记忆便是与白帝城有关的点点滴滴;稍大,我吟诵着杜甫‘堂前扑枣任西邻,无食无儿一妇人’的诗句,体会到杜甫悲天悯人的情怀和对奉节山水的热爱。”他动情地说。

    这是李白、杜甫对奉节的情意,也是龙占明对奉节的情意。

    奉节,地处长江三峡库区腹心,文人墨客在这里留下数以万计的诗篇。龙占明觉得,要挖掘奉节的地方文化,杜甫是个很好的切口。杜甫在夔州生活一年零十个月,诗作430余首,这些诗歌记录了当时奉节的政治、经济、文化、风土人情,是一份独特的地方文化遗产。

    在龙占明干净、明亮的书房里,收藏了各种版本的《夔州府志》《全唐诗》《唐诗三百首》《杜工部全集》,一有空,他就猫在书房里,足不出户,搜寻千年笔墨中的历史遗迹。

    功夫不负有心人。从2004年起,他编纂出版了《杜甫夔州诗选注》《杜甫夔州诗选读》,期望“让杜甫夔州诗走进寻常百姓家”。

    他还为夔州地方文保工作摇臂呐喊。10多年来,他在《秋兴》上连续撰文,提出重建夔州杜甫草堂的重要性,并在全国性的四川杜甫学会年会和中国杜甫研究会年会上,呼吁重建夔州杜甫草堂;出版“重建夔州杜甫草堂专辑”,刊载关于夔州杜甫草堂文化遗产的文章;力扛重担,与同仁共同举办了全国性“杜甫夔州诗研讨会”。

    如今,他与同仁共同呼吁的重建夔州杜甫草堂一事,已纳入奉节县的相关规划。

     

    胡亚星:云阳记忆的守护者

    丽日融融,几只小猫蹲在残破的屋顶上,青石板路上落英缤纷,云阳宁厂古镇在阳光下,散发着岁月的光芒。

    “这是盐井,这是盐泉。”近日,胡亚星带着一群寻访重庆古迹的志愿者在一处停下来。云安古盐场的往昔便在他侃侃而谈中完整了起来。

    现年75岁的胡亚星是云阳人。自退休后,他将更多的时间用于推广地方文化的公益事业。他给志愿者、历史爱好者讲述张飞庙的故事,磐石城的往昔,云安盐场的盛景,水巷子、陕西箭楼、九间铺的来历等,他大量撰文,奔走、挖掘和整理地方文化,数十年来,他参与或主讲过百余场地方文保的公益活动。

    云阳是长江边上的瑰宝,“云阳大小景点的解说词都是我写的。”提起云阳文化资源,胡亚星掩饰不住自豪。1992年,他还出版过《蜀东明珠云阳》,发行了6万册。

    然而,星河浩瀚,打捞三峡文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胡亚星深知这一点,所以不遗余力地号召民众保存故乡记忆。

    在云阳,有一个著名的网站叫“云阳人家”,网站上有许多版块发布的帖子是以老城云阳为主题的。胡亚星时常在论坛里发帖,呼吁网友挖掘云阳的历史文化。

    众志成城。2014年,由他主编的《老城记忆:千年古镇云阳》出版。他也因此被当地人称为云阳的三峡历史文化专家。

    “这样的专家,是我们的财富。”本土作家阿蛮说,因为他们的存在,相关地方的文化资源得到了保护和传承。“因为他们的存在,地方文学研究和文化积淀具有了双向的拓展与深化,社会历史意义深远。”

    “他们不求名利,只是安心地做历史的记录者,这份执着让人感动。”西南大学教授熊辉表示,这些专家本真、纯粹,不辞辛劳,深入基层,在快节奏的生活中,他们传递着一种安然、朴素的精神,一份对历史的认真,以及对城市文化如吐丝般的无私奉献。“这些,都值得我们尊重。”

     

    记者手记

    他们为学,更为人

    强雯

    法国著名文学家罗曼·罗兰曾说:“信仰不是一种学问。信仰是一种行为,它只有被实践的时候才有意义。”

    在采访三峡库区一带时,我碰到了诸多像向承彦、龙占明、胡亚星这样的专家,我惊讶于他们的博学、专注和严谨。

    他们没有出现在大众视野里,其知名度远远不及某个明星,不及某个刚刚出版了新作,并被热议的作家。

    他们的名字或许仅仅局限在当地,但是他们治学的严谨,忘我的钻研,令人肃然起敬。

    他们没有“学者”之位,做着一份非本职的工作,仅仅是出于热爱,出于对地方文化发自内心的追逐。

    他们都已过花甲之年,早已没了年轻时期旺盛的精力和体力,却依然不辞辛劳地进行田野调查,仔细、认真地考证着,在故纸堆里拿着放大镜搜寻每一个细节。对于新发现,他们绝不马虎,多方求证。

    他们为学,更为人。

    “这是一个浮躁的社会。”很多人把这句话挂在嘴上,批判别人沉不下去,自己却也沉不下去。

    看到向承彦等,我们汗颜。

    学问,不止在庙堂之高,也在庙堂之远。

    那些几近消失的地方文化,幸好还有他们在坚守和打捞。比如,向承彦为收集原生态歌曲,追着“民歌王”满山跑;龙占明为重建夔州杜甫草堂呼吁;胡亚星奔走于地方文化公益推广……他们是本土人,具有地域和民风熟悉之便利;他们是社会人,拥有责任和良知。

    他们,能担当起“表率”二字。

    这是生活对他们的馈赠,也是对我们的馈赠。

    本栏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本报记者谢智强摄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0

    0

    记者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渝ICP备102022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