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滚动|
  • 时政|
  • 区县|
  • 报料|
  • 文体|
  • 时事|
  • 大数据|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记者|
  • 重庆日报网 > 文脉 > 正文
    诗行里的重庆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7-05-23 03:54:20 | 编辑:李平

    编者按

    “有一滴巴山的雨水是我的 / 有一山的花开花落是我的”

    在重庆直辖20周年即将到来之际,我们以“诗行里的重庆”为主题,选编了这期诗歌专号。和着花香与鸟鸣,我们一起“在老花镜与长胡须里听听往事 / 在舌尖上……返回故乡”。

     

    一个脐橙

    ■傅天琳

    曾经给过我一千只蝴蝶

    一千片叶子一千个春天的果园啊

    那么多的果果我摘不完

    我只要一个脐橙

    你把花朵和波涛

    都同时刻写在我的履历表上了

    一个脐橙就是我和你共同拥有的一切

    灿烂的同时兼具阳光和雨水的季节

    一个脐橙,从春天走进秋天

    在奉节,在长江沿岸打下锦绣江山

    人们用勤劳和最大的敬意

    对待这个唯一长着肚脐的植物精灵

    认定与你同宗

    与你血缘相近

    汁液如此饱满,口齿如此清新

    我住进你的脏腑

    听你血液里的水声。日复一日

    我就是一个被果汁灌醉的诗人

    头沱二沱三沱,沱沱是金

    数不清的星宿坠落枝头

    30万种树人生命中的帝王,一个脐橙

    一台提款机

    当诗人吴丹用手机按下那一瞬

    我认定你就是奉节的太阳,多汁的太阳

    也是我的太阳!一个脐橙

     

    岚天:钱棍之舞

    ■冉仲景

    鼓声乍起

    天地开

    噢嗬嗬,噢嗬嗬,他们正在回来——

    他们手持器械,回到农历里

    抛,獾仆倒;拉,鱼入网

    挥,草伏地;扫,谷进仓

    他们一拨,再拨

    篱墙上的瓜花,就一盏一盏被拧亮

    为劳作定格

    这些粗汉子、壮婆娘

    都是深谙大巴山秘密的土著

    击额,头摇摆

    打肩,乳晃荡

    敲腰,捅臀,叩膝,点踝……

    一招一式,均与恋爱和繁殖密切相关

    红绸及其之上的鼎罐

    分别象征火与生

    他们在渐次变慢的舞步中

    超越现实,看见信仰

    而信仰是毁灭,是埋葬,是浴火重生

    音乐无休止,生命不停歇

    民谣滋养姓氏

    舞蹈塑造性格

    噢嗬嗬,噢嗬嗬,他们已经回来——

     

    湖广会馆里行走

    ■周睿

    头裹夏布的阿嬷

    四方天井里静坐

    她专注于纺经织纬的手掌

    掌纹里刻一段古老的传说

    这生活延续了几千年

    “唧唧复唧唧”

    随院墙外的长江水

    绕着山城,远去了

    院中开满三角梅

    台上唱一出黄梅戏

    唱戏人只唱情投意合

    听戏人感动时

    喝下一口盖碗茶

    台上那对才子佳人

    好似这碗中

    永川秀芽里偷放了几颗

    茉莉花 墙角又逢春

    屋子里陈年的家具

    我也曾经梦回清河

    穿着夏布,在泛黄的衣装镜前

    温婉如织

    我想为春天准备一篮子毛线球

    用挑花针勾起细密如思

    静坐纺织的阿嬷

    小猫在她的夏布里睡着了

    她抬头望见对岸的南山

    云雾又深锁

    飞机从天井上划过

    轻轨从飞桥下穿过

    树上的鸟儿也抬头

    墙外时光匆匆倒流

    我在院中呼唤它们

    来此听戏做客

    陪伴纺织的阿嬷

     

    看见彩虹

    ■王杰平

    一道彩虹里有几颗蓝莓

    橙子你喜欢的苹果

    油麦菜和西兰花

    一道彩虹里有多少肥沃的湿地

    好看的青草 遇见人类就迅速

    隐匿的小动物

    风去了又来

    花落了再开

    一道彩虹里还有什么

    天空 海洋 或者迷失

    与信仰 一次生命的我们

    对爱和奇迹的渴望

    看见彩虹

    我和你一起看见天地之光

    顺着你手指的方向

    一道彩虹里有生活的炊烟

    孩子的蜡笔和你常用的佐料

     

    解放碑

    ■王明凯

    最早的户口簿上

    你叫精神堡垒

    换一件新衣

    你叫记功碑

    再换一件新衣

    你叫人民解放纪念碑

    老百姓删繁就简

    一直叫你:解放碑

    你站在那里,就是故事家

    讲大轰炸的火光下

    那件溅血的黑衣

    讲一面烧饼旗

    变成了裹尸布

    你站在那里,就是史学家

    讲1949的手

    拉开一幕雄壮的大戏

    讲1997的风

    吹响华丽转身的进行曲

    你站在那里,就是思想家

    把一个梦的主题

    植入自己葳蕤的情节

    构思一部崭新的作品

     

    歌乐山烈士墓

    ■罗佳琳

    一阵罪恶的枪声之后

    一块石头,变成墓碑

    他们倒下的时候

    整个天空,猛然倾斜

    歌乐山一个趔趄

    险些摔倒

    他们突然停止的心跳

    使无数耳朵瞬间失聪

    整个世界因此乱了节奏

    现在,那些倒下的人

    以丰碑的姿势

    重新站起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

    我们依然能够清晰地看到

    那些名字,进入石头的深度

    长久地凝视,

    我们感到了两腿之外的

    第三种支柱

    在现代都市,在旅游娱乐景点

    多么需要历史

    时时提醒

    和英雄合影是我们的荣幸

    看看这些享福的后来人

    是一种怎样的姿势

    活着的人都在老去

    只有他们,永远年青

     

    晨光中的黄葛树

    ■冉冉

    它从废墟里长出

    又大又美

    像这个城市的绝笔

    苍劲 庄重

    还有几分遒媚

    像这个城市的母亲

    俊俏而又无畏

    这是美人的故里啊

    所有的母亲都是美女

    从发梢美到脚踝从欢声美到笑语

    蟠曲柔韧的根须

    羞死了残垣和断壁

    黄葛树在什么时候开花就在什么时候落叶

    金黄的落叶是它的助推

    晨光中 当你看见一阵烟尘冉冉飞升

    请仔细端详它雍容的枝干

    妖娆的苞芽 肥美而绚丽的根

     

    去重庆

    ■白月

    想什么不重要

    看见什么也不重要

    心血来潮喽

    太阳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越来越热,越来越近

    激情的五月

    隧道,大桥,收费站,解放碑

    拥抱我这块矿

    急雨擦洗锈迹斑斑的迷雾

    我在大开眼界的朝天门

    上帝割出这块

    叫重庆的天空给我,给诗歌

    这多情之夜

    多情的双眼吞噬它在沿江的路上

     

    在峡口镇

    ■杨康

    穿梭于青山与小路,想起风和日丽

    这样的词语是最自然不过的

    在葱郁的绿色面前,就连盛开的野菊花

    也保持了沉默。古人已先于我们到达

    只有阳光还在淘洗那块砚台石

    我爱上了院子里的光与影,爱上了

    墙角的猫。和长辈闲聊

    在老花镜与长胡须里听听陈年往事

    粗糙的手端出珍藏的豆腐乳

    在舌尖上返回故乡,味蕾里熟睡的母亲

    正快马加鞭地苏醒着……

    醉在了一碗枇杷酒里。大地的果实

    经过岁月的发酵,再辅以方言的耳语

    就酿成了无数个夜晚的辗转反侧

     

    老街

    ■蒋艳

    老街是一条幽深幽深的巷道

    老街是湿漉漉的雨天

    老街是一坛陈年的老酒

    老街是一张发黄的相片

    老街是沉睡在水陆码头的石狮

    老街的故事可以从今天说到明天

    老街的往事溢满茶楼

    老街的遗风从古至今

    老街的砖瓦在人们的心头

    老街说:

    它是巴渝文化的一粒米

    是宗教文化的一炷香

    是沙磁文化的一件青花瓷

    是红岩文化的一滴泪

    是小重庆的一次邂逅

    老街呀 它还说:一条石板路,千年磁器口

     

    题夏布小镇

    ■李元胜

    世事无可避,如濑溪河水

    密密匝匝,拨之有金石之声

    先民知不可避,所以白日浣纱

    宵夜习字,顺势借流水之力

    万物如满载之舟,半舱欢喜,半舱虚妄

    半生河水冲刷,半生笔锋勾勒

    直到跨出躯体,去一匹夏布上开作繁花

    朝代更迭,河水、苎麻和先民的手

    依旧在一缕纤维中相生相克,忘却自我

    我沿着河堤走着

    一边海棠初开,一边春水沉静

    倒影里他们还在交换手势

    有如李白邀月,起身共谋旷世一醉

    风雨桥头,几位老人脚步蹒跚

    身体里沤好的苎麻,是继续沤着

    还是突然提出缸来漂洗干净

    而菜花深处,小镇如失而复得的旧文

    隔世胜景已悬空百年

    蓦然回首,它竟转眼重返人间

    我有待漂的纤维,也有生疏的行草

    有郁郁的雨,也有春天的黄金

    时光在河水中淘洗着我,在大地写着我

    有如荣昌织女俯身,胸有成竹

    她早就用双手安排好了一场锦绣

     

    在龚滩遇到先生书屋

    ■王步成

    在龚滩遇到先生书屋

    龚滩有了先生书屋才有了魂灵

    先生离开我们已经七十载

    三味书屋已经成为景点是否如您所愿

    野草疯狂的长满祖国的山山水水

    先生有没有想念最初的故乡

    先生遇到龚滩古镇

    从江南水乡移居山城乌江可否习惯

    茴香豆的茴字到底有几种写法

    先生可否托梦在龚滩写下你的箴言

     

    两路口的路

    ■红线女

    曾约好在这相见

    把前生继续走完

    整整三十年,我

    都在两路口的路上徘徊

    我固执地前行

    一路上,蚂蚁很多,甲壳虫很大

    命运踩碎青石板的肋骨

    东风送我最近的远方

    风筝继续前行

    我关闭了所有的白昼

    穿过岁月,穿透黑夜

    深深地陷入你,我的丰腴

    将是我们余下的一生

     

    把江水当做铺开的纸笔

    ■雨馨

    今夜

    风声是河流的声带

    我哽咽着吞下每一朵浪每一片云

    山峦覆盖着山峦

    号子托举起岸

    我的手伸向河流清澈的部分

    远处的暗流

    一把长柄斧头劈开水下的词

    陡立的水墨

    你停下 我容许最小的风浪

    从峡谷的隐忍处穿过

    一条年老的船 叹息

    在青石镇的上游

    一株中华文母

    像我一样地抓紧石缝

    江心的皱纹一条条松动

    一条青色的鱼脊

    犁开荒凉的水路

     

    大足

    ■唐力

    一片钟声,走下青铜的躯体

    天空绣满黄金的虎纹,落日端坐峰顶

    开坛讲经,万千光线,一齐俯身

    幻美的歌谣,神性的歌谣

    把美神指引,青铜的血,岩石的血

    浮离雕刻者的手指

    淬火的铁器嘶鸣,渝州之西

    桐花飘落。一千只铁砧挺身承受

    时间的锻打,一千滴坚韧的汗水滚落背脊

    燃着的一双大手阅读着

    黑夜天幕上星星的文字,七颗长星降落

    在一个古拂的身体里,整夜汲水

    抱着枕头的僧人横渡黑夜的冥河

    丘陵如歌,经年的稻绿是大地的衣履

    青石道是门前静卧的闪电

    观音举手:一只叫太阳,一只叫月亮

    在一管竹笛里藏住春天的,是谁家的闺女

    唇上开花,酒香铺路,唐风宋韵款款而至

    一片钟声落下,一片钟声敲响

    空气颤栗,一千平方里的土地,遗迹遍布

    一万尊佛像,开口颂唱

    岩石的内部,长卷经书展开古老的行旅

    光明升上古老的城墙,看啊 那晨雾中

    扶犁的老农,一旦开口,他就是今天的佛

     

    青龙湖

    ■梅依然

    每个人都有一个自由的界限

    你在你的旅途中找到了吗?

    每座湖泊都会善待

    第一次出现的事物

    青龙湖很小

    在1平方米的国家地图上

    找不到栖息在她颈窝里白杨的影子

    也听不到野鸭尖厉的歌声

    在那里 阳光在金色中

    一次又一次地获得新生的希望

    临近傍晚

    还会有野兔的巡逻队静静穿过

    唤醒沉睡在白日梦中的其它同类

    而我从湖水绿得发蓝的内部

    获取她的寂静——

    她通过我 显得更富有生机

    我通过她更接近人类的思想。

     

    秀山的风

    ■二月蓝

    你刚刚吹到,我就感觉出春天的绿

    忘记了暗红的痛

    你再吹一遍,我全身的残雪都融化完了

    心脏边,又站出了

    那只爱情的小鹧鸪。你再吹一遍

    可以分开我的一生

    看见血液里的花苞哗啦啦地绽放

    你再吹一遍

    我就要在花灯寨狠甩酒碗,

    吐出满怀锦绣

    对着你高声喊:“秀山!因为你

    我年轻了三十年!”

     

    渔翁

    ■徐庶

    在朝天门,我举着手机不忍

    拍下那些水灵灵的美好

    生怕“咔嚓”一声

    把好不容易被春叫醒的枯柳

    又退回了暮年

    生怕因为我的贪婪

    把沙滩退回波涛,把连心锁次第解开

    把爱退还给昨天

    我还生怕

    把江边那个石头做的渔翁

    惊醒

    看他钓鱼多认真啊

    好像鱼儿都上钩了那么幸福

     

    我的重庆生活

    ■阿雅

    陷于江水、潮湿、麻辣

    陷于山脉、落差、倾斜、路旁的花朵

    我总是,在解放碑的街上迷路

    在庞大的车流里,一次次沉默

    看江水奔流、群山晃动

    从南岸到渝北 我要穿过两条江,

    十几个站台,半个主城

    从山谷到峡口到瀑布到山顶

    我要穿过雨水的询问,夏夜

    秘密的悉窣

    也穿过风,向北的怀念

    在重庆,薄雾的清晨不停地刷新我

    我的习惯、犹豫、黄昏

    都有了鲜明的味道

    危崖边,有着惊心的美

    在重庆,陌生的事物时常敲打我

    我的牙齿、奔跑、波浪

    试图说出一些遥远的事物

    而手中握紧的,仍旧只有书籍和一个

    努力的杯盏

    已经很好了

    有一滴巴山的雨水是我的

    有一山的花开花落是我的

    一只鸟刚好从我身边起飞

    它轻拍的翅膀,我从没见过

     

    从骑龙村跳墩石上过河

    ■柏铭久

    两米高 一排150根的琴键

    谁家红衣少女放学孩童弹奏着跑过

    但那水的激情快乐的交响

    停在上游与下游

    竹树静静的倒影里

    一只白鹭抬起的脚爪

    久久悬着不敢下落

    我心中的什么被钓起

    从上面试探着走过

    听到身后多米诺骨牌倒下

    连同乡情亲情友情恋情

    在一条叫汝溪蜿蜒的两岸

    重重山岭 倒向不尽的远方

     

    明月山上的春天

    ■熊游坤

    阳光刚从宝鼎山走下来

    春风就满地奔跑

    明月山扔掉冬天的白草帽

    像农人站在桃花的垭口

    从楠竹山走过来的人都是他的亲人

    绽开的牡丹发出阳光跳动的声音

    一只鹰从多宝寨方向飞来

    带着桃花和李花的随从

    那是美丽垫江的女儿

    穿着樱桃的裙衫正一路裁剪春风

     

    我和着不断的鸟鸣

    ■金铃子

    我和着不断的鸟鸣,在宝鼎山

    我,只有我。足以蛊惑那只鹰,跃过大野

    在迷路之前,它看见我。它的怀疑和不安消失了

    我对它生出眷恋之情。它的求偶之歌在大地蜂拥

    大地啊,你就是我的。含混的幸福

    直到夕阳向我移来,我才感到未曾有的大空虚

    事实上,我并不缺少什么。并不——

    青苔和岩石的气味,与我寸步不离

    长青藤夹带着清愁。这些,多么让我难以捉摸

    正如你,向我走来。在枫树赤裸的高枝间,挂果

    这些都是我要的。都是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0

    0

    记者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渝ICP备102022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