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滚动|
  • 时政|
  • 区县|
  • 报料|
  • 文体|
  • 时事|
  • 大数据|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记者|
  • 重庆日报网 > 重庆观察 > 正文
    为什么还有人敢以身试法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6-05-19 03:30:27 | 记者:张珺 | 编辑:王俭林

     

    漫画/乔宇

    5月12日深夜,山城警灯闪烁,一场全市性的酒驾整治行动悄然展开。经过一夜奋战,全市共查处126起酒后驾驶。这场整治行动恰好发生在“醉驾入刑”五周年这一时间节点,受到社会舆论的高度关注。

    醉驾入刑五年,依然不断有驾驶员饮酒开车、以身试法,当初遏制酒驾蔓延势头的立法意图是否实现?酒驾治理该往何处?对此记者进行了采访调查。

    酒后驾车肇事发生率和醉酒驾驶数量呈“双下降”

    2011年5月1日,刑法修正案(八)正式实施。修正案中增设危险驾驶罪,首次将“醉酒驾驶机动车”纳入到危险驾驶罪范畴中,也就是日常所说的“醉驾入刑”。实施五年来,重庆都有哪些战果,记者近日从市公安局交巡警总队获得了有关数据。

    交巡警总队秩序支队有关负责人介绍,自2011年5月1日以来,重庆警方共查处醉驾案件19841起,日均超过10起。在醉驾案件中,警方共立案18966件,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16563件,法院作出生效判决14596件。

    总的来看,酒驾查处数量呈现波动态势,酒驾查处数量上升,但醉驾查处数量在下降。“查处的醉驾行为主要有四个特点。”这位负责人表示,被查处的时间段主要集中在晚上8点到凌晨1点,多为朋友聚会、娱乐散场夜宵之后醉驾;年龄一般集中在20—45岁之间,文化程度相对较低;车辆类型集中在一些摩托车和小型机动车;周末和国家法定节假日期间酒驾行为会有所增加。

    交巡警总队事故支队有关负责人透露,从5年酒驾后发生交通事故的情况看,酒后驾车肇事的发生率呈现逐年小幅下降的趋势,“这说明我们的交通环境比醉驾入刑前更安全。”

    开车还劝酒不是朋友,夜间生活方式悄然发生改变

    “来店里吃饭的市民只要喝了酒,一般都会让我们的服务员帮忙喊代驾。”在重庆顺风123餐饮有限公司总经理戴华露看来,“醉驾入刑”的确让很多顾客增强了不能酒驾的意识,而自己门店前每晚都会有许多代驾从业人员“等生意”,门对门的代驾服务总是供不应求。

    她还记得自己创业之初,代驾行业几乎还是一片空白。一部分顾客吃完饭喝了酒,就抱着侥幸心理上路开车,她为此还非常担心顾客的安全。“醉驾入刑”后,细心的她观察到席桌上言语的变化,“以前顾客吃个饭不喝酒觉得彼此不够朋友,现在如果要开车还要劝酒,就真不够朋友了。”她说,如果朋友席间喝了酒,宴席结束时还会帮着喊代驾。

    戴华露的感受其实很有代表性。根据国内某知名网络代驾公司发布的《2015全国代驾数据报告》显示,2015年,重庆在全国主要城市中代驾需求同比增长158%,位居全国第一。与郑州、厦门、大连和南京等城市,成为2015年代驾需求量增长最为迅猛的城市五强。其中,深夜23点至凌晨2点的代驾订单比例达到28%,位居全国第二。这些都充分说明大多数重庆人对喝了酒不能开车的意识已增强。

    查处力度逐年递增,但依然有人心怀侥幸

    交巡警总队事故支队有关负责人表示,代驾行业的风生水起,从侧面反映了整个社会人群“酒后不开车,开车不喝酒”意识的增强。但统计数据显示,重庆与上海、安徽、湖北、江苏等省市一样,五年来酒驾查处量呈现出增长的态势。

    交巡警总队秩序支队有关负责人表示,这与公安交管部门查处力度逐年增大有很大关系。目前全市公安交巡警三分之一的警力投入到常态化的酒驾查处行动中,由商圈餐饮业比较发达的地点,向乡村道路延伸,执法力度和覆盖面都在不断地扩大。但就是在这样的执法环境中,还是有不少的驾驶员存在侥幸心理,频频以身试险。就在本月12日“醉驾入刑”五周年全国统一进行的酒驾整治行动中,沙坪坝区交巡警在歌乐山地区1小时内连查5起酒驾。

    江北公安分局交巡警支队观音桥商圈大队副大队长李青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大队管辖区域餐饮店、KTV等娱乐场所林立,商圈大队每天都会不定时地开展流动检查,遏制酒驾“抬头”。在他看来,始终有部分驾驶员法律意识淡薄,查处的酒驾中,相当一部分是醉驾。而且女性醉驾近来呈现出增长的态势。

    不只是刑罚,在教育和严格执法上还有提升空间

    “醉驾入刑”是否实现了当初治理酒驾的意图?从市交巡警总队发布的数据来看,效果无疑是明显的。

    法律学者张洪良对比了“醉驾入刑”前后我市某区检察机关受理的交通肇事案件数据。他发现,以醉驾为主的危险驾驶罪的设立,对交通肇事类案件数量变化影响不大。而醉驾案件占用司法资源巨大,但实刑率较低、缓刑率较高。醉驾型危险驾驶罪成为该检察院所办理刑事案件中仅次于盗窃案的第二高发犯罪。

    他认为,如果严格行政执法,同样可以大幅度降低醉酒类交通事故。他指出,应该在如何借助科技手段严格查处酒驾上多动脑筋。

    “不光是刑事处罚,还应该从培养积极的酒文化去思考。”研究酒驾治理的法律学者李朝认为,应该从“酒驾治理”转换到“酒的治理”,矫正时下流行的添酒、劝酒、逼酒风气,同时加强对涉酒问题的讨论,在沟通协商基础上达成社会群体性共识,建立健康的饮酒文化。另外还可以广泛开展有公众参与的酒驾监督志愿者行动,加强社会监督,同时严格执行现有的禁止酒驾的法律法规,多管齐下加强“开车禁酒”的教育,培养公民理性的守法意识,代替总想游离于法律之外的侥幸心理。

    延伸阅读:
    23.8K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0

    0

    记者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渝ICP备10202276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